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不要再捏了嘤嘤嘤

张大牛一听乐了,边说边把裤子往下扒:“小蛇?老子让你看看我的大蟒蛇……啊呀……”

他还没有把裤子扒半截儿,一条花脖子小蛇正咬在了他大腿根儿上。

我去尼玛啊!原来真有蛇,还是毒蛇!

张大牛这才明白过来,女人不是跟他调情……

眼看着那条花脖子蛇哧溜就蹿走了,张大牛也慌了,忙向女人求助地望去:“这……”

“这啥?你还想让老娘给你啜毒还是咋的?”杨秀芬没好气道。

“能吗?”张大牛问。

 文学

“能你娘个蛋!”杨秀芬骂道,“我见过那蛇,死不了人,快去卫生所吧。”

这特么真是头大笨牛,都已经喊给他有蛇了,还扯什么“老子有条大蟒蛇”,你那大蟒蛇有本事倒是咬啊?

杨秀芬愤愤地想,最可气的是,筷子头一样的玩意儿,也好意思说自己有大蟒蛇?

“那我先走了,”张大牛虽然不甘心,可想到都被毒蛇咬了还不去处理,一旦出事那就真完犊子了,“咱改天再来……”

“来你娘个蛋,”杨秀芬三两下把裤子扯上,“老娘是上林子采蘑菇来了,你个怂货敢把老娘给推倒,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再敢这样,小心我让大头修理你!”

张大牛心想,人都说男人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可是这婆娘怎么裤子都没有脱完就不认人了?

可是这时候他也没有功夫去扯这个皮,只当是女人不想落这个口实,以后等她再想男人了,不怕她不来,于是急急忙忙就朝村子跑了。

看着张大牛一溜,肖强那里藏着没动,只等着杨秀芬也走了之后再出去。

这时只见杨秀芬慢调斯理地提着裤子,那雪白的东西很快就不见了,之后突然就大步朝着肖强的方向走过来。

不好!肖强离得太近,还没有来得及逃跑,灌木叶子哗啦一声被拨开。

“原来是你这个小犊子!”

杨秀芬看到是肖强时,倒松了一口气,再打量了下对方的身板,眼睛不禁亮了起来:“快说,你都看着啥了?”

“我……哈哈哈……”肖强支吾了一下,突然捂着肚子拍着腿大笑了起来。

反正就算说什么也没有看着,对方也不会相信,刚刚他就憋笑憋得肚子都快转筋了,现在索性笑个痛快。

“张大牛有条大蟒蛇……哈哈哈……”

“结果还让条小花蛇给咬了……笑死我了……”

看着肖强在那里笑得死去活来,连杨秀芬的脸皮也有些臊得慌了。

头一回出来找男人,结果就碰上个不着调的货,这也就算了,让他看着点儿,还说什么周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结果这么大个活人都没有看到。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在村子里的脸往哪里放?

家里的男人再怂,那也是个村长呢,就算是为了面子也得跟她干起来啊!

好在只是这个小子,倒不是个乱嚼舌根子的人,再说从前都没有留意,这个半大小子已经长这么大了,瞧这小身板儿,给他点儿甜头儿吃,自己也不吃亏啊!

想着这些她就啐了口:“别胡说,老娘我是采蘑菇来了。”

“采个蛋的蘑菇!”肖强顺口就回了一句。

“你咋知道的?”杨秀芬勾引似地一笑,上前伸手就捞摸了过去,“老娘就是采个蛋的蘑菇!”

“唔……”肖强笑不出来了,因为那婆娘采到了他身上来。

肖强刚刚看得口干舌燥,这会儿身上都没有消停下来,顿时被对方抓了个正着,他也是没想到这婆娘那么生猛,身上的血都感觉要开锅了。

不止是他惊了,杨秀芬更是被惊了一跳,不过是惊喜,感觉着手指头被撑开的劲儿,心里暗赞着,这才是大蟒蛇啊!

看着对面的小子被她吓呆了,杨秀芬噗嗤就乐了出来:“咋了傻小子?”

“没……没啥……”肖强不知道对方是啥意思,只好忍着难受道。

“就没啥想跟我说的?”杨秀芬诱惑道。

肖强忙点头。

“说啊,我想听呢。”杨秀芬咯咯笑了,就不信个半大小子能逃出她的手掌心。

“那啥……”肖强为难地道,“村长那天吃了俩西瓜没给钱呢……”

噗……

杨秀芬差点儿没吐血,老娘给你采蘑菇,你跟老娘说西瓜,西瓜你个茄子啊!

不过她倒没有发作,还指望着这小子给自己刚才的事情保密,另外再弄点儿甜头儿尝尝呢,翻脸可就不好了。

一只手抬起来,把上衣扣子轻轻一拨,最上面的扣子“嘣”地就弹开了,连带着那高耸的柔软都往外跳了跳,好像在里面憋得慌,想出来透透气似的。

“不就是两个西瓜嘛,”杨秀芬仍是笑着,手上还加了两分力道,“回头儿我不光把钱给你补上,还请你吃西瓜,白皮儿肉馅儿的,比你那个还香,要不……咱现在就尝尝?”

说着,扣子又被弹开了一颗。

肖强哪见过这个,就算是刚刚偷看时,也没有现在看得这么清楚啊!

他眼睛都直了,脑子里闪过的全是梦里跟那个女人的场景,眼前这个虽然没有梦里的好看,可也没有难看到哪里去。

更关键,这是个活的啊!

“傻小子,咱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还等啥?”杨秀芬自然看出来对方动心了,别说看,就算是手里也能感觉到,“你不会跟张大牛一样,是个怂货吧?”

卧槽!肖强怒了,被女人说怂要是都不敢挺一挺,那可就真的怂了!

本来心里还有点儿顾忌,毕竟这是村长家的婆娘,但是这婆娘自己凑上来勾他的火,那就怪不得他了,再说就算是他不睡,还不是要便宜了张大牛那个犊子?

肖强想着各种借口,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来,不睡白不睡,睡了不白睡!

一抬手推过去,杨秀芬像是早就等着这么一下,哼嘤一声就躺在了草窝子上。

她倒也就倒了,可是手里没松,带得肖强也只能跟着压上去。

唔……

肖强也不知道这是压在哪儿了,只觉得婆娘的身上真是软和,摸哪儿都是滑滑的,而且身上还带着点儿老爷们儿身上绝对没有的味儿。

杨秀芬伸手摸到的,却感觉全都是硬的,胳膊硬,胸膛的肌肉硬,还有……哪儿哪儿都硬得跟铁一样,这才是她做梦想找的玩意儿啊!

“真正的牛犊子啊!”

别说真来点儿啥,就算是光拽着对方倒下,她都觉得舒坦到不行,这才是男人啊!

想着身上就是一团火,杨秀芬一骨碌就骑到了肖强身上,丝毫不管她说的那两个“小西瓜”已经完全跳出来,直接就去扯他的腰带!

这会儿她已经不再去想什么蛇不蛇了,有眼前的大蟒蛇在这儿镇着,别说那条小花蛇不会再来,就算是来了,真的把肖强也给咬了,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给对方啜毒,嗯,保证只啜毒!

轰隆……

天空中突然一声闷响,豆大的雨点儿从天下掉下来,砸在人脸上又凉又疼。

“啊……”杨秀芬像是被吓了一跳,刚刚低下去要“啜毒”的头也猛地抬起来。

刚刚光注意眼前这个小牛犊子了,没注意周围已经黑成了这个样子,杨秀芬有些害怕起来:“要不咱下回……”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已经被肖强给掀翻下去。

肖强这一身的火都被勾上来了,你又说要下回,下尼玛个头啊!

看男人这是要压上来的架势,杨秀芬知道这玩意儿一开始了,肯定就停不下来,慌忙把对方推住求饶:“别……婶子最怕打雷了,而且这会儿不回去,那口子回家该翻天了,再说这雨下起来,咱也没处躲去。”

肖强也抬头看看天,还真特么是,这雨要是下来了,指不定是什么个劲儿呢,总不成在这里没遮没挡的搞吧?

可是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旗杆子,再看看婆娘马上就能拽下来的裤裆,真特么憋屈啊!

在梦里被打断也就算了,醒了之后还是要被打断,这真是玩儿他呢!

杨秀芬也看出男人的憋屈来,连忙带着媚子眼神瞟了一下,还迅速上去亲了一口:“赶明儿还在这儿,肯定让你痛快舒服了!”

说完,就举着两只手挡雨点儿,扭着小腰大屁股,一路小跑出了林子,看那脸色都有些白的样子,还真是怕打雷怕得要命。

直到这婆娘消失了,肖强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哇嚓,老子长这么大都没有女人亲,头一回还让这家伙给抢先了!

稍稍感叹了一下,肖强也连忙开始系腰带。

这么大的雨,他可不想在这里把小肖强给淋着,要是女人的水淋下还行,天上这水就算了吧。

雨点儿啪嗒啪嗒的声音变得更急了,肖强没有学杨秀芬的样子往村里跑。

虽然从这里要回家,路程算不上远,可真要是这个雨下来,估计跟从天下往下泼水没啥区别,几秒钟就能淋一个落汤鸡,他想还不如就找个地方避避呢,反正他家里又没有人翻天。

扭头儿去找避雨的地方,心里还想着女人说的,明天还来这儿搞事儿,心里一阵激动。

被亲了一口都那么爽,那事儿要真搞起来,啧啧……

肖强正琢磨着怎么才能把那个婆娘玩得飞起,突然一个明亮的闪电,把天上地下都照得白刷刷一片,紧接着好像哪里被炸开了个口子,巨响的声音,比起肖强见过崩山的雷管都还要更响几倍。

就算是胆子大到了肖强的程度,也禁不住被这个雷给震得抖了抖。

本能地感觉到一阵危险,他抬眼的瞬间,满眼就是一片光。

霎时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冲到了他的脑子里面,被像被几万根针一瞬间扎进来一样,肖强惊呼一声就倒下去。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间,肖强心里悲催地想,早知道要被霹死,刚才说啥也要把那婆娘给上了,真特么的亏啊!

肖强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他急忙往左右看看,发现自己还是在村外的小林子里,身上是干的,连周围也不像是下过大雨的样子。

瞧这样子自己好像也没被雷劈,难道摸杨秀芬那柔软的事儿,也是在做梦?

肖强明明觉得那玩意儿挺实在的,跟梦里的感觉不一样,可要是真的,后来他应该被雷劈了,为啥现在一点儿事儿都没有的?

“傻小子在那里琢磨啥呢?”突然有人在不远处喊了一嗓子。

肖强抬头,发现村长王大头正叼着烟圈儿,背着手走过来。

“没啥,村长这是去哪儿啊?”

王大头似笑非笑地往下看了看:“我就转转,快收麦了,去地里头看看,看你小子那样儿,做梦搂婆娘了吧?”

“嘿嘿……”肖强想,我正琢磨昨天搂你媳妇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就你那个穷样儿,也就做做梦还行,哪家的闺女愿意让你搂啊?”王大头说话间就带着股子看不起的味儿。

靠!就冲这句话,就算昨天那是做梦,老子也要去把你婆娘给搂了,不但要搂,还要搂飞她!

“那啥,村长,你那天拎走的俩西瓜,还没给钱呢!”肖强伸手道。

“啧,年纪轻轻的,成天光惦记着那丁点儿小钱儿上了。”

王大头一听这个就变得严肃正经起来,“我得好好教育教育你,年轻人得有大志向,你成天盯着那个能致富吗?要学习,要进步,算了,跟你个瞎字儿不识一个的崽子说这个干嘛,那不是扯犊子吗?我还忙着呢……”

说着,这货背着手一拽一拽地走了。

“擦!”肖强冲着对方的背影比了个中指,白吃西瓜还吃出理来了,真特么不要脸!

扭头儿又琢磨起来,到底那是梦,还是杨秀芬真跟他约好往这儿来搞事儿的?

突然他一拍脑子:“笨啊,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王大头现在林子里面,估计上杨秀芬就在家看着小卖部呢,就算昨天那是真的约好了,这会儿她也不能再往林子里来跟他搞,那不是成心想让男人抓双吗?

可要是有的话,他现在去小卖部里面……嘿嘿,有的吃,有的搞,而且还都是王大头的,没比这更爽的事儿啦!

想好了之后,肖强飞快地溜出了林子,朝着村里唯一一个小卖部跑去。

刚才不动没有感觉,这一跑起来,肖强立刻就觉得,身子比起从前要轻了很多,力气似乎也变大了,眼睛也比从前看得更远更清楚……

总之,好像一觉睡醒之后,他全身都进化了一样。

不过这些也只是奇怪了一下,并没有放在心上,很快他就跑到了杨秀芬的小卖部。

一进门,就看到杨秀芬在墙角撅着大屁股,也不知道是在鼓捣什么东西。

“秀芬婶子……”肖强喊了一声。

“哎呀妈啊……”杨秀芬被吓了一跳,扭头儿看清楚来人是谁,才松了一口气,“你个小犊子干啥,快吓死老娘了!你来干啥?买东西?”

一边儿说,一边儿还拍着高耸的地方,把那里拍得颤悠悠的,看得肖强一阵眼热。

  “呃……”肖强想,总不能直接去问,昨天你答应跟我搞事儿,我看是真的还是我在做梦,那要是真的还好,要是做梦的可就毁了!非被这女人用笤帚疙瘩给打出去不可。

  “饿啥饿,饿了回家吃去,婶子这儿没做你的饭。”杨秀芬眼睛有意无意地往外面瞅着,好像生怕来人。

  “嘿嘿,”肖强眼前一亮,有了主意,“我看看婶子这儿有西瓜没,白皮儿的,比我那个还香的。”

  “滚犊子,你见过白皮儿的西瓜啊?是不是过来消遣老娘的?”杨秀芬沉着脸子骂道。

  肖强一听蔫儿了,原来昨天那真是在做梦啊,正没精打采地想走,杨秀芬又开腔了:“先别忙走,刚好家里有点儿重活儿,我一个人弄不了,你过来搭把手。”

  我去尼玛的,老子是过来吃白皮儿西瓜来了,可不是来给你当免费杂工的。

  肖强恨恨地想着,嘴里不情愿地回应道:“我还有事儿呢,等大头叔回来再弄吧。”

  “咋着,婶子说话不好使啊?让你过来就过来!”杨秀芬蛮横地道。

  看着婆娘不理会他,扭头儿先往后院儿走的拽样儿,肖强真想扑上去直接把她给弄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杂货间,杨秀芬警惕地朝外瞅了眼,扭头儿一把抓住肖强:“你咋这个时候就来了?是不是等不及吃婶子的白皮儿西瓜了?也不怕碰着王大头了!”

  肖强怔了一下,随即心里一阵狂喜,哈哈,老子就知道那不是在做梦,昨天是真的差点儿把这婆娘给睡了。

  刚刚在外面不松口,估计是怕被外面来人给听了去,这婆娘想得倒是周到呢。

  心里高兴,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假作惊讶地道:“啥白皮儿西瓜啊?我是过来给秀芬婶子干活儿来了,活儿在哪儿呢?”

  “我就是活儿,”杨秀芬白了他一眼,“水管子堵了老多天,就等你臭小子来给通呢!”

  “水管子?哪儿呢?”肖强转着圈儿找。

  杨秀芬恨得咬牙,上前一把揪住:“还逗婶子是吧?”

  肖强嘿嘿地笑了起来,知道这也逗得差不多了,再这么下去婆娘该着急了,忙凑到对方耳根子下面:“我这不是专门儿跑过来给婶子通水管儿的吗?你说咋通就咋通,说通几下就通几下。”

  说着他还往前顶了顶,表示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能开工。

  杨秀芬被对方身上的男人气儿一吹,身上顿时就有点儿发软,连自己都要骂自己不争气,这还隔着裤子,才稍稍碰一下,她都有些要泛潮了。

  不过她也知道,这里实在不是干好事儿的好地方,就算是男人不在家,指不定啥时候就回来了,小卖部里面虽然这个点儿来的人少,可万一要是有人闯进来,她这儿正“嗯啊”地叫着,那不啥都完了吗?

  “肖强,你现在去林子里等我,还在那个地儿,等会儿王大头回来了,我寻个空子去找你。”杨秀芬催促着,她自己都能听出自己心急来了。

  “不去。”看到婆娘心急,肖强反而不急了,只是嘿嘿地傻笑。

  “咋了?”杨秀芬忙问。

  家里有个不中用的男人,的确是把她给旱得不轻,从她找上张大牛就能看出来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小牛犊子被她抓住了,哪儿能不稀罕着。

  “不想去林子了,就在这儿。”肖强说着,还貌似不经意地朝白皮儿西瓜上捏了一把。

  “小祖宗,这里不行,万一王大头要是回来了,那不是要翻天吗?”

  杨秀芬心里也想得厉害,恨不能立刻就跟对方粘到一块儿去,可这个地方真不行啊,“快去吧,我今天肯定让你爽翻天,这辈子都没有尝过这么爽的味儿。”

  “不行,我快憋坏了,咱们就在这,不会那么巧的!”肖强伸手把女人推在小卖部往后院儿走那小门的旁边儿,避开大门的视线,伸手就去扯对方的裤子。

  杨秀芬被吓了一跳,虽然她是想,可这光天化日地在院子里面,也太那啥了吧?

  但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然没去反抗,嘴里还嘱咐着:“那你轻着点儿,我怕……”

  这里就挨着小卖部后门儿,只要一弄出点儿动静来,外面就听得清清楚楚的。

  不过她也想了,正因为离得近,只要外边一来人,杨秀芬也能立刻就听着,虽然听着还是有点儿疯狂,可她现在顾不得了,只想着好好舒坦一下。

  如狼似虎的年纪,偏偏又碰上了饥荒,那可不是能把女人饿得啥也不管,啥也不顾,只想着来顿香喷喷的大肉吃。

  杨秀芬虽然不是大姑娘了,可肖强将手放上去后,却感觉她的皮肤白嫩,就像羊脂玉般,娇躯似火,肖强心头更是充斥着一团邪火。

  他的一双大手在杨秀芬的娇躯上游走了起来,从纤细的腰肢,到平坦的小腹,再到那两条光洁修长大腿,杨秀芬只感觉那里的反应一波波的袭来,心中充满了渴望,娇躯忍不住靠在肖强身上磨蹭着。

  “小祖宗,快给我,婶子受不了了……”

  在被肖强几下拨弄之后,杨秀芬彻底忍受不住了,主动脱下了那条小裤,声音颤抖却透着一股强烈的渴望,伸手一把抓住了他那膨胀到极致的大家伙……

被杨秀芬这么一抓,肖强险些叫出声来。

可正当这女人引导这肖强朝那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时候,外面传来扑通一声,紧接着就是个男人的骂声。

“秀芬,你在里面整啥呢?也不看着铺子?”

杨秀芬期待地咬牙准备承受,突然浑身一激灵,手忙脚乱地把裤子提上,好在这裤子是松紧绳的,也不用系腰带,一下子就到位了。

肖强看着也啧啧两声,下回他也得弄这种松紧绳的,不论是脱裤子还是提裤子都方便。

不过他更加惊讶的是,王大头刚刚说那个话,不就是自己看到的那个影像里面说的吗?而且这家伙还真在门口绊了一跤,真是奇怪!

“瞎叫唤啥?杂货间乱得跟猪圈一样,你也不知道摆弄摆弄,这不我刚才正收拾呢。”杨秀芬虽然刚才慌乱,可是一进小卖部里面,立刻从头到脚都看不出丝毫的破绽来。

肖强不禁佩服起来,这个女人,真能装!

他把腰带一系,也跟着进了屋。

王大头一看肖强,立刻就愣了:“你个臭小子咋在这儿?”

“哦,”肖强也早就想好了说法,“那会儿村长跟我说的,我都记在心里了,我得学习,得进步,所以就专门儿过来跟村长说一声儿,那啥……那俩西瓜钱我不要了,刚好碰着婶子,非让我干活儿,我就干了。”

杨秀芬这活儿不赖,以后他会经常干。

“咋着,帮婶子干个活儿,还学会告状了啊?屈你了是咋的?”杨秀芬这演技,不去当拍电影都白瞎了,立刻就瞪着眼珠子训道。

“没,”肖强连忙嘿嘿地陪笑,“你是村长夫人,还得叫你声婶子,让我咋干,我就得咋干,哪儿敢不高兴啊!”

“啧,以后少提这个啊,咱不能仗着当官儿就欺负人,”王大头假装严肃地批评着,心里的得意却掩示不住,“不过嘛,你婶子也算得上你半个长辈,让你干点儿活儿也没啥,懂得尊敬长辈了,这就是进步嘛,肖强以后努力啊,等叔退下来的时候,说不定就轮到你当村长了。”

肖强忙摇手:“我哪儿是那块料,咱这村子,没有了叔那还能过?就我,顶多也就是给村长打打杂,当官儿是不用指望了。”

王大头一听乐了,拍着对方的肩膀:“叔就待见你这样儿愿意进步的年轻人,现在大家都忙着去城里打工,你能有这种想法就很不错,哦对了,我刚刚看了看,麦子这两天就快熟了,回头儿帮着把麦子给打回来吧。”

我去尼玛,真特么让我干啊?

肖强也就是说个漂亮话而已,谁知道这个臭不要脸的,真个就缠上了。

可是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他要是再说不干,王大头肯定又要飙了,以后指不定拿啥事儿来为难他呢。

咋办?

收麦这活儿最累人,村子里往外没有大路,外面的收割机进不来,就靠着人一镰刀一镰刀割完,再摊到场里用石滚子轧,反复翻两遍,再轧,然后还得等风把麦粒儿给扬出来……

总之年年收麦都能脱人一层皮,因为正是日头最毒的时候啊。

“行啦,别哭丧着张脸了,我们也不能让你白干,总共三亩地,给你三十块钱,行吧?”王大头看出这货不愿意来,忙又插了一句。

三十?肖强又抽了一下,村外面让小割麦机割一下,一亩地都是十五块钱,这特么还得管轧场,管扬麦,最后一亩地十块还觉得不少?

“那……好吧,”他知道这已经是王大头能接受的底限了,想着差的那些,就拿他婆娘凑吧,“我主要是怕地里的西瓜没人看。”

肖强也有两亩地,不过种的都是西瓜,

“大家都忙的时候,谁有功夫去买瓜?后晌扬完场,你就再回西瓜棚就行了,又不耽误你啥!”王大头一句话,就算是定了。

杨秀芬这时也咯咯笑起来:“好了傻小子,年轻大小伙子,用劲儿长劲儿的时候,亏不了你,到时候婶子给你送肉吃,保证香死你!”

哎哟,这婆娘真精,说话的功夫,连过去找他的理由都有了。

不过有肉吃,有婆娘搞,十块就十块吧,少的那部分,只当是借王大头婆娘用的租金了。

肖强这里点头了,杨秀芬又一扭头儿:“刚刚说的啥西瓜啊?我咋没见你拿俩西瓜回来?不是给哪个狐狸精送过去了吧?”

“咳咳咳……”王大头正抽了口烟,被一通话呛得连连咳嗽,“当着孩子的面乱说什么呢,我好歹也是个干部,你说这种话影响多不好……”

“那你说西瓜去哪儿了?别跟我说你一口就吃了!”杨秀芬不依不饶起来。

“那啥……肖强先回吧,割麦的时候我再招呼你。”王大头连忙就想把肖强给轰走,省得对方在这儿听了啥不该听的。

肖强嘿嘿了两声,只当是什么也没有听到:“那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杨秀芬又喊了一声,从裤子兜儿里摸出十块钱来,“不管那西瓜谁吃了,也不能让你吃亏,这十块就当是西瓜钱,多少就这么些了。”

“不用了……”肖强推辞起来。

杨秀芬假装不悦“啧”了一声:“让你拿着就拿着,婶子说话又不管用了?”

“那谢谢婶子了。”肖强立刻笑着把钱给收起来。

“那么客套干啥?以后好好给婶子干活儿就行了,知道吧?”杨秀芬一语双关地道。

“一定一定!”

肖强乐不滋儿地就走了,后面还听着那两口子在嘀咕。

“你咋给那么多钱啊?”

“咱吃瓜不给人钱,你不怕落话柄啊?到底是你的官儿重要,还是俩西瓜重要?”

“那也不用十块啊……”

“我还没问你,西瓜哪儿去了?”

“我……我吃了……”

“放屁!”

肖强已经走远,这些话隐约能听到,却把他给逗乐了,看来王大头家里的都没有伺候好,外面也没闲着啊。

不过这不关他事儿,揣着十块钱一溜烟儿就往家里跑去,他现在只想知道,那个影像是咋回事儿。

能看到未来的事儿?超能力?发了啊!

离开王大头家,肖强乐不滋儿地回到西瓜地,就着西瓜啃了两个硬馒头,倒在铺上立刻就开始琢磨。

真要是有能看到未来的超能力,那可就发了啊,至少以后再跟哪个婆娘搞事儿,也不用怕被人看到!

要是再好好利用一下,以后肯定能吃香的喝辣的,再往家里弄个年轻水灵的小婆娘,天天在炕上搞事儿,啧啧……

没吃过肉,不知道肉香,没干过婆娘,不知道想得慌,肖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刚刚尝过了这滋味儿,自然对这方面特别急切。

他是个孤儿,就像是王大头之前说的那样,穷小子一个,除了这二亩西瓜地,他真是要啥没啥。

就这个条件,还真没谁会把闺女嫁给他,可现在不一样了,要是能整出超能力来,有多少小婆娘还不任由着他挑?

这么一想又激动了,嘴里嘟嘟囔囔地开始念咒语。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妈咪妈咪哄……”

“芝麻开眼……”

“开眼啊……”

这么搞了半天,最终什么也看到,倒是把自己累得口干舌燥、头晕眼花的,一头歪倒在铺盖上面,看来想有超能力也不容易啊!

可是有了超能力就能赚钱,就能有小婆娘搞事儿,一想这个,他又激动起来。

“开……开……开……”

休息了一会儿,肖强就又无聊地嘟囔了起来,可是没用,根本就没有打开神仙眼的动静,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怎么的,杨秀芬那婆娘又趴到了他两腿中间,小嘴一上一下忙活着,之后又把硕大浑圆的屁股瓣子撅到他两腿间,嘴里还哼嘤着:“肖强,快……”

肖强扑上去搂住白花花,嘴里大吼一嗓子:“开……”

睁开眼的瞬间,肖强恨不能抽自己一巴掌。

开个屁毛啊开,好好一个美梦,就这么给开没了。不过没事儿,做梦嘛,回头儿真去把杨秀芬给开了,肯定比这爽!

摸出电子表来看了眼,刚刚夜里十二点过两分,躺在铺上无聊,随口又喊了声:“开……”

呼的一下,真开了,影像来了……

肖强那个激动啊,睁大眼睛看着影像里面的一切,而事实上,这根本就不是睁大眼睛的问题,那影像是直接出现在他脑子里面的,就算是闭着眼睛也一样“看”得清清楚楚。

先是西瓜秧子在动,然后蹿出了两只兔子,每只都足足有五六斤重,两个家伙静静地伏在那里待了一下,看到没有别的动静,便各自扑了一个西瓜啃起来。

而后影像一闪,他自己冲了出去,手里一根铁棍,嗖地打向兔子头。

眼看就要砸到了,那兔子兴许是听到了动静,突然之间就朝着旁边逃去,铁棍挨着兔子毛擦过去,却没有打着,那只兔子也嗖地蹿进了瓜秧里面不见了。

“肖强”又一返身,抖手把铁棍子飞甩出去,可惜准头也差了点儿,加上那兔子跑得太快,砸落的位置足足比对方差了两三米,反倒砸破了一个大西瓜,瓜瓤子飞得到处都是,跟见了血似的。

影像到这里就一闪而逝了,肖强连忙把被单子一掀,开始找趁手的家伙。

外面正是一个大晴天,满天的星星忽闪忽闪,虽然不是十五满月,但是这光亮足够能看清楚外面的一切。

  肖强掂着铁棍寻了个方便动手的位置,悄悄地蹲下来,心想咱爷们儿这回真是叫守瓜待兔了。

  刚刚等他站好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靠,来了!

  肖强心里一阵欣喜,想要抓住那两只兔子是一方面,更高兴的是知道开神仙眼的办法真的有用。

  只见那两只兔子跟影像里面一样,先是顿了一下,像是在听动静的样子,然后就各自啃起西瓜来,连位置都跟影像里面看到的地方是相同的。

  肖强静静地等着机会,眼看西瓜吃得跟刚才影像里面几乎一样了,脚下猛然一蹬,嗖地带起一阵风,抡起铁棍子打向兔子头。

  两只兔子都被吓了一跳,但瞬间就蹿起逃跑,可惜的是,那本该被擦着皮毛躲过去的一棍子,却因为肖强提前改变了下方向,正好一棍子打在脖子和头的连接处。

  那只兔子被打得连翻几个滚儿,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眼看一击有效,肖强更加高兴,回头儿就把铁棍子用力甩了出去。

  影像里面显示的是他棍子甩得太近落空了,所以这时候特意把浑身的力气都给使了出来,位置也尽量是朝远里面砸。

  不过他没有抱那么大希望,毕竟是抛出去的铁棍子,没有握在手里那么有把握。可说来也巧,肖强这一下还真是砸得又狠又准,正敲在那一只兔子头上,比头一只死得还要快。

  成了!肖强哈哈一笑,跑过去把两只兔子捡了回来,这特么就是超能力啊!有了这本事,以后他就是遇到头狼也不用怕了!

  正是凌晨睡觉最爽的时候,肖强却兴奋得睡不着,直到东边刚刚蒙蒙亮的时候,才呼呼地睡了过去,这一觉又睡到快中午了。

  翻身起来,拎起两只兔子就朝杨秀芬的小卖部奔去,一来看看她收不收兔子肉,二来嘛……嘿嘿,看看还有没有机会那啥了。

  昨天没有搞成,他憋得老郁闷了,相信那骚婆娘肯定也等着他去呢。

  走到小卖部门外,肖强又住了脚步,探出半个身子瞧了瞧,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村长在家吗?”肖强把嗓子压粗,冲里面喊了声。

  心想只要王大头一应声,他立刻就提着兔子跑,只当没来过。

  那家伙要是在的话,不光是搞不成事儿,凭那个割麦子只出十块儿的抠门劲儿,这兔子也卖不上价来。

  可是半天都没有人应声,难道是不在家?不对啊,就算是村长不在,杨秀芬也应该在,否则这小卖部不会开着门。

  还是……杨秀芬那个憋不住的婆娘,又跟别的男人在杂货间里搞那事儿呢?

  肖强提着兔子悄悄朝着后面走,扒头儿往杂货间里看去,可里面啥也没有。

  “小犊子,你在干啥呢?”

  肖强正奇怪,声音从身后传来,扭头儿看到杨秀芬从茅房里面走出来,裤子还没有提好呢。

  “嘿嘿,没啥,刚刚有个人在外面喊村长,我就帮着看看村长在没。”肖强忙解释着。

“装模作样的,刚刚那还不是你喊的,以为婶子听不出来是吧?”杨秀芬平常说话就是这么冲,大概也是当村长婆娘当惯了,脾气也冲得很。

  肖强顿时尴尬起来,看来自己变声的本事还不行啊,连这婆娘都能听出来,挠了挠头,索性不提这事儿了:“那村长在不在啊?”

  “不在,谁知道跑哪儿喝猫尿去了,你有事儿啊?”杨秀芬说话的时候,往小卖部里面看了一眼,回头儿又把声音压低了些,“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呢。”

  肖强看这个婆娘又开始骚了,嘿嘿一笑,把挡在身后的兔子拎出来:“我逮了两只兔子,看婶子这儿收不收,要不收的话,我回头儿就送镇子上去。”

  杨秀芬瞅了一眼,脸上笑了笑:“收,咋不收啊?别人的不收,你的兔子这么大,婶子这儿肯定收。”

  擦,说兔子大,你老瞅我裤裆,这婆娘真是没治了,肖强心里嘀咕着。

  “那婶子看看这个值多少钱?”肖强不动声色地问道。

  “那谁知道,来屋里,我给你称称,知道大小了才能开价啊。”杨秀芬说着就往西屋走。

  肖强连忙提醒:“婶子,不是称称多重吗?电子秤在小卖部里呢。”

  “那是称小东西用的,你这东西那么大,哪儿能放在那儿称,再说把电子秤给弄脏了,我擦着还嫌麻烦呢。”杨秀芬头也不回就进屋了。

  肖强没辙,只好跟着她进了西屋,可一进去他就冒起火来。

  西屋里有一张小床,床上铺着粉红床单,放着绣花被褥,应该是杨秀芬家闺女住的屋,那闺女现在镇上面上初中,所以这屋子平常没有什么人住。

  除了这张床之外,就剩下屋地上放着一杆秤,肖强火就火在这杆秤上。

  一只兔子也就几斤重,可那是一杆称几百斤重的大秤,要是拿来称兔子,恐怕都数不到秤星子上。

  “婶子,你不会想用这秤给我称兔子吧?”肖强板下脸来,“那我不卖了,回去炖炖还能有一锅肉呢,在你这秤上连个星子都数不着。”

  说完他扭头儿就往外走。

  这婆娘太黑了,做人怎么能黑成这样儿呢?

  “哎哎……”杨秀芬一看立刻就明白啥意思了,急忙把人给扯住,想喊又不敢高声,“你个小犊子,谁说跟你用这个秤了?”

  “那你是啥意思?”肖强没好气道。

  杨秀芬翻着白眼啧了一声,也不去解释,只是把手伸进兜里,找摸了找摸,寻出个两个五十的来,拍在男人的手心里:“外面说话你也当真,婶子稀罕你还来不及呢,能这么欺负你?称啥称,就这一百块钱,差不厘儿就行了,你看咋样?”

  “呃……”肖强这才知道他冤枉人了,原来是这么个意思,不禁挠了挠后脑勺,“那我就收着了,嘿嘿,刚刚……那啥,是我没整明白,对不住你了婶子。”

  “小犊子那个脾气真硬,”杨秀芬白了他一眼,一伸手就抓过去,“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个硬气劲儿!”

  “唔……”

  来了,就知道这婆娘不会消停的。

 肖强也没有消停,不是他不想,是小兄弟不愿意,稍稍被一逗弄,立刻就举着大旗要造反了。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虽然心里想得厉害,嘴上却故意道。

  “小犊子,把婶子勾成这样儿,你才觉得不好了?昨儿个你咋就没有觉得不好?”杨秀芬手里揉弄着,微微在对方脖子上面吐气,“再说昨天你才哪儿到哪儿啊,都还没有到边儿上呢,那口子去喝酒,两三个钟头儿回不来,婶子肯定让你舒服透了!”

  说着,她还把上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用手一托就塞在肖强嘴边。

  这下子肖强受不住了,张嘴就咬了下去。

  “唔……小犊子,长大了连奶都不会吃了,不能……不能真咬……”杨秀芬本来就已经被火烧着,这会儿更加受不住,但却突然一下子推开,“你等下,我去换个衣裳来。”

  换衣裳?都特么这会儿了,还换个球的衣裳,要不是不方便,不是应该把衣裳都扒光的吗?

  肖强当然不乐意,抱着球不撒手。

  杨秀芬却没有由着他,身子一缩就撤开了身子:“等会儿,马上就好了。”

  看着婆娘扭着大屁股转身就走,肖强被撩得火大,又没有办法发作,想着一会非得好好也让她急下不可。

  但那婆娘倒也没有说谎,一扭头儿的功夫就已经回来,上身儿没有变,还是那件碎花短袖衫,只是下面从裤子变成了裙子。

  “好看不?”杨秀芬眨眨眼道。

  “好看。”肖强忙道。

  这会儿就算是难看也不能直说,更何况杨秀芬这婆娘换上裙子,还真是有模有样儿的,不过可惜了那个大屁股,被盖住就看不出来了。

  “那这样儿呢?”杨秀芬像是看出他想什么来了,把裙子往上一撩,顿时露出一片白花花……黑森森……

  卧槽!

  肖强吞了下口水,怪不得这婆娘非要去换个衣裳,原来裙子里面啥都没有,空荡荡一片,这样直接一掀就能那啥,裤子可没有这么方便的。

  看着傻小子眼睛都直了,杨秀芬一阵得意,别看她已经三十多的人,可是这身板儿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更何况是对付这个没有见过女人的雏儿。

  正当她以为傻小子会立刻就扑过来的时候,肖强突然一拍腿:“哎呀,我忘了老杨头儿说让我给院子里的花浇浇水呢,那啥婶子,你等会儿,我扭头儿就过来。”

  “哎哎……”这下杨秀芬可急了,“你个祸头子,老娘在这儿等你半天,水都流了一腿肚子,你说走就要走,那老娘咋办?”

  肖强就知道这个骚婆娘不会让他走,假意挠了挠头,有点儿为难地说道:“咋了婶子,刚刚你不是也说要等会儿吗?那就多等会儿。”

  “咱不等了成吗?”杨秀芬暗骂这个小犊子,一点儿亏都不肯吃啊,“你想咋着就咋着,以后婶子都听你的。”

  “呃……”肖强想着,也没有啥可让她听的,不过有这句话,倒是个收获呢,说不定以后就用着了,想了想,“那啥,就是这会儿没啥感觉啊,咋办?不过要是像那天似的,说不定就有了,要不……试试?”

杨秀芬一听抬起眼珠子白了肖强一眼,不过咋看都像是跟对方献媚呢:“就知道你个小东西坏着呢。”

  “那可不是我坏,是它坏,有本事你跟它使劲儿去。”肖强朝下指了指。

  杨秀芬自然知道肖强是想干啥了,往下一蹲身子,便把头凑过去……

  “啧啧……”肖强微闭着眼睛,乐不滋儿地受用下来。

  有了神仙眼的本事,正得意的时候,再有村长他婆娘用小嘴儿侍候着,这他娘的就是皇帝过的日子啊。

  王大头不是牛吗?他做梦也想不到,老子在他家里,享受的待遇比他还高吧?想到这儿,肖强更多了几分兴奋……

  那骚婆娘一看,立马就喜得不得了,一扭身把裙摆子一提,摇晃着就朝肖强凑去。

  要说杨秀芬这几天确实是憋得够戗,所以今儿个一看到肖强,立马就跟条件反射一样流水了,再加上这一会儿的刺激,就差没有直接软了下去。

  肖强也不过分为难这杨秀芬,毕竟现在还在王大头的家里,得速战速决,不然一会儿王大头回来了,好事儿可就办不成了。

  要说这杨秀芬,也算是个美人儿,都急成这样儿让他帮忙,他肖强是那种硬心肠不肯帮忙的人吗?那可真不是!

  所以到了这时候,肖强直接把对方上半身往床上按……

  “不行,这床是素红的,在上面弄不太好,咱还是……”杨秀芬连忙挣扎着。

  床倒的确是她闺女王素红的,但她倒不是真忌讳有什么说道,而是怕弄上点儿什么粘乎的东西,突然洗床单子会让家里男人怀疑,不得不说婆娘在这方面的心细到不行。

  “咋恁多事儿啊?”肖强抱怨道,“那你说咋整,不行改天吧。”

  反正现在他是吃准了这个婆娘,就不信她不软。

  “别啊,”这婆娘果然慌了,忙把两只手扶在床边儿,把屁股瓣子撅起来,还诱惑似地晃了晃,“快……”

  肖强心想,你说快就快啊,快不快那得是老子说了算,于是……

  某只大兔子顺着洞口打转,左踩踩,右踏踏,把那一片地方都踩成了稀泥地,可就是不往洞里踏一步。

  杨秀芬那个急啊,上回就找不着,这回还是这样,这个小牛犊子是故意逗弄她呢。

  可这不是个事儿啊,平常看不着肉,也就没有那么想得慌,可要是你饿了三天,有人把一碗香喷喷的红烧肉端到了跟前,偏偏又一口都不让你吃,只能看着闻味儿,就能想象这人心里得有多憋屈难受了。

  “好肖强,婶子错了,你快……”杨秀芬边服着软,边把身子倒在了铺上。

  顾不得了,后边儿那些事儿再说吧!

  肖强嘿嘿一笑,这时候他也应该贡献下了……

  老杨头儿说了,婆娘就得吊着点儿,她以后才会听话,但这就跟钓鱼似的,不能紧了,不能慢了,吊得刚刚是时候才好。

  此时看到杨秀芬服了软,肖强也不再过分为难,扶了扶那白花花的丰臀,就要顺着溜进去逛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相关阅读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hellip;&hellip; 这刺激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金宝啊,我们家的香火就靠你了,你也知道你哥天赐不能生育了,为了我们家的香火,天赐就想让你跟你嫂子生个孩子,你也不要有顾虑,你哥天赐是我捡来的,你们不是亲兄弟,这件事我也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你没事吧?”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而且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了,这样我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
  •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他脑子里一转,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说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帮帮你吧。以前小斌疼的时候,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 space:=""> 说完,他也不等何洁反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
宠妃易孕系统:2个男主分享一个女主的小说(全文)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别在这里做回卧室
  •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别在这里做回卧室

  • fanhua001女足资讯
  • 感觉到差不多了,陈凡猛地松手,被弄得意乱情迷的仓佐梨音在喘了几口气之后,整个人十分自然地趴在了地上,然后微微的将自己的下半身抬了起来。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刺激,陈凡一眼就
朕就在这要皇后*戴上贞洁锁被调教
  • 朕就在这要皇后*戴上贞洁锁被调教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听着李欣然的娇喘,脑海里瞬间浮现她妖娆曼妙的娇躯,想着她现在正在周鹏辉的身下婉转承欢,心中就忍不住一阵骚动,恨不得直接在墙上钻出个眼,正大光明的偷看李欣然性感的娇躯。时间
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不能掉出来回来检查
  • 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不能掉出来回来检查

  • fanhua001女足资讯
  • 我生下来,智商就不怎么高。据医生说,可能是早产的缘故。为了赚钱帮我看病,父母出去打工,把我送去了秦姨家。我喜欢傻笑着看秦姨的大腿,穿上丝袜后成熟迷人,搭配着高跟鞋,走路时‘哒
小东西坐几天就湿成这样_农村大炕性混乱小说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楼梯间*农村大炕性混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