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大肚子滚下楼梯*守寡多年被又粗又大

林熙板着脸,气呼呼地看着老夏,她一个领导竟然叫不动下面的人,这让她以后在学校还怎么混?

 

 

她呼吸都变得粗重急促起来,娇喝道:"凭我是领导,够不够格?你又不是不知道王阿姨请病假,好几天没来了,少废话,赶紧去干活,不然,就滚蛋。"

 

 

林熙说完,扭着翘翘的p股走了,留下咬牙切齿的老夏。

 

 文学

 

麻蛋!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女人就是这样,报复心又强,她怎么能错过这次机会?

 

 

可老夏需要这份工作,不然,就要吃土了,他只能恨,却不能不去做。

 

 

"老夏,你还想不想干了?能不能敬业一点?瞧你打扫的,跟没打扫有什么区别?难怪这么久了,依旧只是一个小小的宿管,真没出息。"

 

 

不知道林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冷着脸,狠狠地批评老夏,一点面子都没留。

 

 

刚好又有几个女学生经过,还朝着他们这边看过来。

 

 

老夏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凶恶的女人,他很想狠狠的反击,但是,想到他现在的处境,他忍,再忍,林熙要把他整出学校,他心里知道,就非是不能让她如愿。

 

 

林熙对着他做出挑衅的动作,眼里满满的鄙视。

 

 

老夏虽然气得眼里要喷、火,可他还是忍住了,拧着拖布和水桶再次朝着厕所走去。

 

 

好不容易清理完毕,还没走到门口,林熙就进来了。

 

 

"你瞧瞧,这就是你打扫的卫生?那些都没有拖干净,又想开溜?能不能走点心?"林熙走进来,不问清白一通批评。

 

 

老夏强制忍着,要是以前,他早就上前骂回去了,可是,现在不一样。

 

 

"林主任,这能怪我吗?那些是长久积累下来的,根本就拖不掉,王阿姨应该比我们都清楚,她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老夏也是真的气着了,还有些委屈。

 

 

这是打扫卫生王阿姨的事情,老夏只是一个宿管,这根本就不是他的职责,他能来打扫就很不错了,这林熙明明就是冲着整他来的,处处针对他。

 

 

林熙头一偏,也不看老夏,冷冷说道:"你就不知道想办法弄掉吗?不管是不是王阿姨遗留下来的问题,你现在都得把它弄干净。"

 

 

“操...”老夏忍不住飚出一句脏话,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一下子把手里的拖布给扔在地上。

 

 

步步逼近林熙,他身上仿佛有一股寒气,让林熙有些哆嗦,不得不后退靠在墙上。

 

 

老夏一只手撑在墙上,拦住她,冷冷地说道:"林熙,我可告诉你,别惹我,把我惹急了,我把你的事情全都给放出去。"

 

 

"你..."林熙气急败坏地指着老夏,她脸上的怒气一点都不输给老夏。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都不肯先让步。

 

 

老夏这时候倒是有些得意了起来,他一个光脚的,也不怕穿鞋的。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两人也冷静了下来。

 

 

"好,很好,你长能耐了,你会后悔的,等我当上校长,看我怎么整你。"林熙鼻子一皱,指着他,凶巴巴地说。

 

 

她狠狠一掌拍掉老夏撑在墙上的手,离开。

 

 

老夏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这女人是不放过他了?他们之间的矛盾是越来越大了。

 

 

她刚刚还说当校长?难道学校要换校长了?她当校长对老夏来说,还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老夏心中一急,他要去找人问问事情的真假,朝着厕所外面跑去,随后又折返回来,带上拖布和桶,再次冲出去...

也不知道林熙跑到哪里去了,老夏冲出来的时候连人影都没有看到。

 

 

随后,老夏又到多处去打听,终于得到了证实,校长确实要换人。之前的老校长要到其他地方任职。

 

 

老夏越发的紧张,不过这些事情不是老夏能左右的,他只是一个很低层的宿管而已。

 

 

这些天不怎么见到林熙,但是,关于校长一事的竞选,其中一人就是林熙。

 

 

当然,这些都是下面的人讨论,具体是谁会当上校长,这还得看上面的人怎么安排。

 

 

老夏有些好奇,这些天林熙是去干了什么?都不怎么见到人影。

 

 

随着确定的人选越来越近,老夏的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这天刚下班,老夏到学校外面去买点东西,刚好看见林熙的车朝着外面驶去。

 

 

开的方向不是朝着回她家的方向,而是另一个方向,老夏留了一个心眼,他连忙打的士车,紧紧跟随上去。

 

 

在一家酒店停了下来,在大厅坐着,似乎等人,时不时的她还朝窗外观看。

 

 

老夏连忙躲开,不一会儿就有一个谢顶的老肥男人坐在林熙对面。

 

 

在吃饭的过程之中,两人似乎在谈事情,而且看样子好像是林熙对老肥男人有什么请求。

 

 

老肥男人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林熙只好苦苦哀求,也不知道老肥男人有没有答应,不过他把一瓶白酒拧开倒在了林熙的杯中,满满的一大杯,让林熙喝完。

 

 

老夏在外面偷偷的看着,虽然听不到他们的谈话,但是,老夏知道这个老肥男人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林熙这蠢女人还真的把杯中酒喝光,她的脸颊因为喝了白酒而变得有些绯红。

 

 

那个老肥男人一边拍着巴掌一边笑,似乎对林熙的表现很高兴,他又给林熙倒了一杯。

 

 

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不停地扫视在林熙的身上,他站起来又坐到林熙旁边的椅子上,趁着林熙有些醉意的时候,还伸出了咸猪手,占林熙的便宜。

 

 

林熙虽然有些醉意,但人还算有点清醒,把他的那双咸猪手给推开,站起来,也不知道她对老肥男人说了什么,然后踉踉跄跄朝着卫生间走去。

 

 

他们自己的对话,老夏在外面根本听不清楚,只能透过玻璃窗看到他们整个过程。

 

 

反正也听不到什么谈话内容,老夏准备回去。

 

 

就在他要转身的时候,看到老肥男人拿过他的黑色公文包,然后从里面拿出一小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些心虚地左右看了看,随后悄悄放进林熙的酒杯里。

 

 

并且把酒杯拿起来轻微晃荡几次之后,然后又放下,装作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等待林熙。

 

 

看到这一幕,老夏忍不住小声爆了一句粗口:“地中海的衣冠禽兽。”

 

 

林熙出来之后,用手扶着额头,脚步有些不稳走回餐桌。

 

 

“孙哥,我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日后必当重谢。”此时的林熙有些头晕眼花,还有些头疼,“我先回去了。”

 

 

就在她拎着包包,准备要走的时候被老肥男人站起来拉住,一副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哎!小林啊,我们先喝完这一杯再说。”

 

 

林熙轻微的挣扎了一下,摇头说道:“孙哥,我真的喝不了了,我已经喝醉了,头好痛啊。”

 

 

顿时,老肥男人的脸色拉了下来,他也放开了林熙,显得很是不高兴,坐回椅子上,一句话都不说。

 

 

也没说同意林熙刚刚说的事,也没说不同意。

 

 

他的这一变化,林熙自然都看到,虽然,她有些喝醉了,但是也明白,如果她不把老肥男人那杯酒喝了,那么很有可能那老肥男人不帮她。

 

 

她放下手中的包,再次坐回了椅子上,有些打酒嗝。

 

 

伸出那只玉葱般的手,轻轻拧着酒杯,又站起来对着老肥男人说道:“好,好,孙哥,那我就喝完这杯就不喝了,真的喝不下了。”

 

 

地中海老肥男人这回笑了笑,色眯眯的眼睛打量着林熙高耸的大木瓜上:“好,你喝了这杯酒,你的事我就给你办到,校长的位置就给你。”

 

 

老夏站在外面看到这一幕有很是紧张,虽然他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是知道他们肯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因为看林熙脸上的笑容就知道答案,但是那杯中可是被那个地中海老肥男人下了药啊。

 

 

老夏很想冲进去告诉林熙,那杯中的酒被下了药,可是,心中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响着,别多管闲事那个凶恶的女人对他又不好。

 

 

他有些犹豫了,到底该不该上前去告诉林熙。

 

 

老肥男人一直微笑着,还很绅士般伸出手让林熙喝。

 

 

林熙把酒杯放到唇边,却没有喝,可能是之前喝的酒很醉,她这会下不了口。

 

 

老夏在外面紧张看着,还伸出手想要阻止的动作,见到她还没有喝,又停了下来。

 

 

“孙哥,你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林熙有些不放心地再次确认。

 

 

老男人笑着说:“哥办事你放心。”

 

 

林熙毫不犹豫一口就把杯中的酒喝了。

 

 

地中海老男人很高兴,鼓着掌说道:“小林,你酒量真的很不错。”

 

 

老夏在外面看到这一幕,狠狠的一拳砸在墙上。

 

 

紧随其后两人离开了吃饭的酒店,老夏紧紧跟在后面。

 

 

地中海老男人趁着扶林熙的机会,把咸猪手伸到林熙的身上一顿抚摸。

 

 

林熙有几次拍了一下他的手,只是酒醉之后没有力气,根本拍不开,倒像是给他挠痒痒,更加的ci激他的神经,胆子更加的大。

 

 

老肥男人带着林熙进了另一家酒店,开了房间,现在的林熙已经没有什么意识,完全任由老肥男人摆布。

 

 

老夏在后面跟着气得牙痒痒,却是没有什么理由上去带走林熙,林熙对老夏可是恨得不要不要的。

 

 

这老肥男人也太着急了吧,把林熙扶进房,只是随意用脚踢门,然后就不管了,被老夏用手挡住,留了一道门缝都不知道。

 

 

只见他一脸的猥琐模样,伸出手隔着衣服抓着林熙那对大木瓜...

   老夏在门外看得清清楚楚的,这老肥男人真的是下流,给林熙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做得出来。

  现在更是做出更加过分的事,他大手在林熙那对大木瓜上揉搓,那张臭气熏天的大嘴,也啃在林熙那诱人的小嘴上。

  虽然这样了,老夏觉得这还是不关自己什么事,偷偷看看就行了,谁让林熙那凶恶的女人老是整他。

  林熙仿佛还有一丝意识,轻轻呢喃着:"不要,不要..."

  她还不停地推攘着压着她的老肥男人,这一幕,全都落在老夏的眼里。

  他已经想明白了,当一个观众就好,抓住这个把柄,看林熙那个凶恶的女人还敢不敢整他。

  "唔,不要,孙哥,不要..."林熙还在努力挣扎着,被灌醉,又下药,早就提不起半分力气。

  她的手有气无力抓着衣服,老肥男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大手更是把林熙的小手抓起来放在鼻子下闻来闻去的。

  "小美人啊,孙哥我早就想见见你了,自从上次开会见过你,我就朝思暮想再见你一次,你真美,把我的魂儿都勾走,今晚你帮孙哥伺候好了,校长之位绝对你是的。"

  "操!真是不要脸,卑鄙无耻。"老夏听见老肥男人那恶心的话,爆了一句粗口,竟然用这种龌鹾的手段潜规则下面的人。

  看来,这个老肥男人早就打林熙的主意,这次林熙主动约他,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自作孽不可活,活该。"老夏在门口暗暗骂了一句。

  里面的动作并没有因为老夏在这里想而有所停留。

  老肥男人的大手把林熙的衣物给脱了,一件一件仍在地上。

  林熙的挣扎以及小声的喊叫,反倒是成了ci激老肥男人的兴奋剂,特别是把那小件罩罩解开的时候,更是如此。

  老夏的位置都能看到老肥男人的眼睛放着精光,嘴角更是流着口水。

  林熙又不敢大声叫喊,毕竟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求助于老肥男人。

  包臀短裙也被老肥男人给撩了起来,露出里面红色的小四角。

  他开始脱他身上的衣物,裤子...

  林熙此时身上燥热起来,感觉像是有一团火在她体内燃烧,口干舌燥的。

  看着压着她的那个男人,她竟然有那方面的冲动,好在她还能控制...

  "孙哥,你,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我的头怎么...好热,身上好热..."林熙很是难受地说着,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她心里很明白。

  她开始扭捏起来,那一对又白又大的木瓜晃得门外的老夏睁不开眼,更别说那个老肥男人。

  "诶!小美人,别怕,那只是一颗让你更加销、魂的糖而已,糖的作用开始了,那里是不是很想要呀?还..."

  老肥男人越说越下流,越发得意,他可是早就盯上林熙,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好好的折腾她一晚上。

  他一脸的猥琐模样,下了床,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瓶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被他给吃了,随后返回床上,就要去脱林熙最后那条小四角。

  床上开始了挣扎,林熙的求救声不断。

  老夏在门外也是犹豫不定,这个老肥男人真不是男人,就算是要潜规则林熙,也不能给她下药,还强行上她。

  潜规则,那也得让林熙自愿才行。

  老夏最看不惯就是这些所谓的领导,这副丑陋的嘴脸。

  虽然他很不喜欢林熙凶恶的样子,不过,大家都是同事,同在一个学校上班,他怎么能真的眼睁睁看着林熙在他的面前被人糟蹋呢?

  里面的挣扎,更加激烈,可能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林熙的本能反应大,力气大了一些,老肥男人迟迟不得手。

  老夏知道不能在拖下去了,不然,老肥男人就得手,他咬着嘴唇冲了进去。

  "你们在干什么?"老夏的突然出现,以及怒喝声,吓得两人一跳。

  "老夏..."林熙就像是抓到了救命草一样喊道。

  老肥男人听见林熙叫老夏,明白他俩认识,心虚一哆嗦,刚挺起来的枪,立马焉了。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遮挡着脸,朝着门口跑去。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潜规则,就被人家的熟人遇上...

  老夏追到门口,背后听见林熙叫他。

  "老夏,老夏,我好难受..."林熙的声音很是勾魂,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老夏的肚子里挠他一样。

  他也紧张害怕,害怕那个家伙倒回来,或者是被人看到,还以为是他把林熙给怎么了,迅速把门给关上。

  "老夏..."

  林熙不停地呼喊着老夏,他转过身,看见林熙迷离着眼,迷人的曲线在床上扭来扭去,应该是药发挥了作用。

  她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她的双手更是放在那件红色的小四角上,一点一点地往下脱。

  "老夏,我好口渴,我要喝水..."她的声音哪里像是要喝水,分明就像是一个十足的荡、妇,充满了那种欲望。

  她诱人的红唇微微轻启,小香舌更是伸出来在唇边动来动去,时不时还伸出手指放进嘴里。

  销、魂的声音更是一浪高过一浪,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半点学校老师的样子,分明就是小浪货。

  她那条小四角已经被她褪到膝盖处,里面最神秘的地方显露出来。

  老夏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林熙的销、魂声下,以及那具极品娇躯的诱惑下,裤子再次被支撑起来,仿佛就要冲破拉链一般。

  他的喉咙处不停地吞着口水,身体里就像是有一团邪火,不停地燃烧着,让他也很难受。

  "老夏,老夏,到床这边来..."林熙再次呼唤着。

  老夏就像是被魔上了身一样,还真的朝着床走去,全身血液沸腾窜到头顶。

  林熙的身体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真的很美,很美。

  老夏刚到床边,林熙伸出葱花般的玉手,猛地一把拉他倒在床上,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那对又白又大的木瓜紧紧地挤压在他的胸口,开始撕扯他的衣服,另一只手悄然滑进了他裤子里面,握住了他那里...

老夏虎躯一震,岂能被一个女人骑?随即反倒把林熙给压在身下,坚硬的地方狠狠地顶着林熙这个顶头上司的大腿根部。

 

 

"啊..."林熙发出一声勾魂的浪、叫,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的,或者说是有意的,这些老夏是不清楚,但是,却勾起他体内的洪荒之力。

 

 

他不是彬彬有礼的知识分子,只是一个宿管而已,在这种情况之下怎么会做出正人君子该有的行为?

 

 

他迅速把上衣脱下扔在一边,强壮硬朗的肌肉凸显出来,胸肌更是在他故意显摆之下颤了颤。

 

 

林熙妩媚地对着老夏抛媚眼,电流不断地击着他。

 

 

双手更是在他的胸肌上抚摸,挑逗着他,诱人的那两片唇瓣一张一合,还对着他吐出丝丝缕缕的气息。

 

 

这让本来就难以控制的老夏,更加的心痒难耐,根本就无法再控制。

 

 

"你这浪蹄子,老子今晚不上了你就不姓夏。"老夏说完疯狂地吻住林熙,两人缠绵在一起。

 

 

要是在之前,一百个老夏都不敢这么明着叫她浪蹄子,最多在心里叫而已。

 

 

这一次,林熙没有凶他,也没有瞪他,反而露出享受的表情,还迎合着他。

 

 

他的大手也同步进行,这具娇躯带给老夏的感觉就是爽,不管是抚摸着,还是压着,都是爽得不要不要的。

 

 

林熙的娇喘之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不大的房间充满了浓浓的暧昧。

 

 

她的小手犹如灵蛇一般,再次滑进老夏的裤子里,抓着老夏的命根子,感受着粗大的舒服感,那里火辣辣烫着她的小手。

 

 

老夏在她的耳边吐着热气,时不时咬着她的耳廓,痒得林熙再次娇喘。

 

 

她的那只小手开始在老夏命根子上套弄着,嘴里含糊不清说着:"我要,老夏,我要..."

 

 

老夏抬起头看着身下放浪的女人,真美,他的大手还抓着女人大木瓜,手里一紧,林熙再次娇喘:"啊..."

 

 

这一声,使得老夏的头脑一热,仿佛所有的血液冲击到头顶。

 

 

这时,林熙的手松开了他的命根子,趁着老夏站起来,她也坐了起来,双手抓着他裤子往下撕扯。

 

 

那坚硬粗大的命根子弹在她的脸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相关阅读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hellip;&hellip; 这刺激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金宝啊,我们家的香火就靠你了,你也知道你哥天赐不能生育了,为了我们家的香火,天赐就想让你跟你嫂子生个孩子,你也不要有顾虑,你哥天赐是我捡来的,你们不是亲兄弟,这件事我也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你没事吧?”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而且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了,这样我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
  •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他脑子里一转,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说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帮帮你吧。以前小斌疼的时候,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 space:=""> 说完,他也不等何洁反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hellip;&hellip; 这刺激
不带污字的虎狼之词*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你没事吧?”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金宝啊,我们家的香火就靠你了,你也知道你哥天赐不能生育了,为了我们家的香火,天赐就想让你跟你嫂子生个孩子,你也不要有顾虑,你哥天赐是我捡来的,你们不是亲兄弟,这件事我也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而且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了,这样我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