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粗大撞击哭喊h*隔壁老王很粗很硬

李秀云光滑如玉的后背,感受到肌肤的滑腻感,林逸心里极为紧张和期待,连呼吸都变的有些不顺畅。

“的……的确很舒服……你的技术真好,弄……弄的李姐舒服死了”李秀云一边说话一边哼唧,感觉再说下去恐怕又得舒服的呻吟出声,于是干脆不说话了,死死的咬着银牙,闭口不言。

林逸的大手如同有魔力一般,在李秀云后背推拿游走之处,李秀云都会感觉仿佛有千万只蚂蚁挠心一般,奇痒难耐。

她忍不住再次绷直了身子,一双大长腿紧紧的夹住……

林逸见李秀云身子绷直,就笑着提醒说:“放松些……”说着话的时候一只手不小心触碰到了李秀云臀部边缘,那柔软的弹性让林逸心神一荡。

“这小子……摸我屁股?”李秀云心里极度紧张起来,对于那方面的事情她太过熟悉,早已没什么新鲜感,但是让她感觉奇怪的时,林逸双手在她身上按摩使她异常兴奋敏感,就如同大姑娘洞房花烛时的紧张刺激,刚才林逸手背触碰到她臀部时,她就在想,林逸是不是打算一步步的将自己给占有?越想心里越紧张,越紧张呼吸越急促,到最后李秀云已经开始喘粗气了,俏脸妩媚而又绯红,心里极度渴望被林逸狠狠的占有。

林逸望着李秀云纤细娇柔的身躯以及妩媚的表情,跟着有些迷失起来……

 文学

正当两人神经高度紧张,就要失去理智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让两人同时如被电击般的怔住。

李秀云脸色一变,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赶紧把睡衣整理好,又紧张的对林逸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试探的朝屋门口喊道:“谁啊?”

“是我,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啊!”门外传来王志强不悦的声音。

李秀云表情有些慌张,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将林逸往她卧室里面推,边走边解释说:“你先到我卧室里面躲一下,让王志强看见我穿这么暴露的站在你面前,他会多想的。”

林逸郁闷的叹了口气,暗忖道:“自己明明没有偷他老婆,怎么就享受到了偷他老婆的待遇,被他活脱脱的给堵在屋里头!”

李秀云将林逸推进卧室,让他藏在衣柜之后,赶紧去给王志强开门。

王志强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林逸吩咐他买的药材,他进屋后不悦的睨了李秀云一眼说:“在屋里做啥呢?磨磨唧唧的半天才来开门。”

李秀云有些心虚的锊了锊肩头的秀发,讪讪解释道:“刚才在卧室里面看电视呢,没听见。”

王志强也没多想,点点头后问李秀云:“小林医生人呢?”

“他啊……他出去了。”

“出去?”王志强疑惑的问:“去什么地方了?”

李秀云低着头说:“我也不清楚,说是随便出去转转。”

王志强把中药放在茶几上,目光看向李秀云,见李秀云穿着一件性感的情趣睡衣,心里顿时痒痒的,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母亲病重,所以一直没什么心思做别的事情,想想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碰李秀云的身子,这会儿见她衣着暴露,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秀云,你去把堂屋的门锁上。”王志强目光有些火热的看了李秀云一眼,喉咙哽咽的吩咐道。

李秀云不解的说:“大白天的锁门做啥?”

王志强咧嘴一笑,“白天锁门,你说能做啥?”

李秀云醒悟过来,没好气的白了王志强一眼,“大白天的不合适,万一待会儿小林医生回来怎么办?!”

王志强笑道:“没事儿,我速战速决。”说着,他上前去把堂屋的房门给关上,接着从李秀云身后直接一下子将李秀云给横抱了起来,火急缭绕的朝着卧室冲去。

“你轻点!”

王志强把李秀云扔到床上,然后一个饿虎扑食的压在了李秀云身上,惹来李秀云一阵不满。

李秀云推了王志强一下,娇喘兮兮的说:“你先去洗个澡,出了一身汗,难闻死了。”

她想引开王志强,让林逸有脱身的机会。

哪里知道王志强猴急的不得了,根本没有要洗澡的意思,直接将李秀云压在了下面。

“嘿嘿,这真是个体力活……”王志强满身是汗的边笑边喘息。

李秀云躺在床上见衣柜打开一道缝隙知道里面的林逸一定是在偷看,心里感觉既紧张又刺激,身体的敏感程度比以往高出不少。

在王志强奋力的冲击下,李秀云绯红的脸对着衣柜,故意娇媚的欢叫连连,大有勾引林逸的意思。

林逸躲藏在衣柜之中,看到眼前活的春宫场景再加上李秀云极为浪荡的欢叫,心里如同十万只蚂蚁挠心一般,奇痒难耐,血液沸腾。

不过,王志强似乎是属于外强中干性的男人,只是短短几分钟,在王志强的一声闷哼声中,战斗终于结束,他身子抖动几下,吁了口气后,慢慢的趴在了李秀云身上。

李秀云脸上露出一丝不满,这身体刚刚才有感觉,王志强便已经鸣笛收兵,实在是不给力,她脸上呈现出欲求不满之色。

躲在柜子里的林逸感觉好笑,怪不得李秀云要给王志强戴绿帽子,感情是有原因的。

见李秀云不满的把自己推开,王志强知道李秀云为什么不高兴,顿时尴尬的笑了笑,说:“好一段时间没干这事儿,有些把持不住,等晚上我再好好满足你……”

咚咚咚……

两人在床上休息一阵,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王志强以为是林逸回来了,不敢耽搁,赶紧穿衣服去开门。

等王志强离开卧室之后,李秀云将睡衣整理好,又从卧室里面将门给反锁上,这才把衣柜门打开,似笑非笑的对林逸说:“偷看别人干那事爽吗?”

林逸从衣柜里面出来,颇为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不能怪我,是你把我推进卧室的。”说话的时候眼睛时不时的朝李秀云胸口瞄上两眼。

李秀云刚才被王志强挑起的欲火,此时欲望还没完全减退,见林逸五官清秀,身材高大,顿时就心头大动,伸手朝着林逸胸口摸了过去,在上面轻轻抚摸着,脸上带着媚笑道:“小林呀,你和女人做过那种事情没?”

林逸朝后退了一步,躲开李秀云的‘骚扰’,讪讪笑着摇头。

李秀云又慢慢逼近林逸,一直把林逸逼到了床边,伸手将他给推倒在床上,脸上带着媚笑的道:“那你想不想尝尝女人的味道?”

说着话,她将睡衣的裙摆给撩了起来,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林逸目光火热的看着极为浪荡的李秀云,身子很不老实的起了反应,不怪林逸好色,实在是这个女人太会勾引男人了,对于一个处男来说,这绝对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李秀云为此中老手,马上看出了林逸情乱意迷的眼神,带着鬼魅笑意的凑上前去,趴在林逸身边,握着林逸的手慢慢的牵引着林逸朝她胸部摸了过去……

林逸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胸部,柔柔的充满了弹性,而且李秀云的胸部之大一只手只能握住一小半而已。

“喜不喜欢这种感觉呀?”李秀云如同诱导小孩子一般问道。

林逸鬼使神差的点头,情不自禁的开始揉捏玩弄起来,三两下,李秀云便忍不住娇喘出声。

李秀云见林逸牛仔裤上堆起大大的一坨,妩媚一笑,娇媚的说:“想要吗?李姐可以让你很舒服的。”

林逸木楞的没有做声。不过他的手却不老实的在李秀云身子乱摸,使得李秀云身子变的瘫软无力,她忍不住哼唧起来,一脸如同喝醉酒的迷离表情,嘴巴喘息道:“林逸,快……李姐想要了,赶紧给李姐吧……”

林逸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意识稍微清醒一些,自己还是处男之身,怎么能够把第一次给了这么个浪荡的女人,于是他赶紧推开李秀云,从床上蹦了下去,把裤子上的皮带重新系好。

林逸的举动让李秀云有些诧异,短暂的惊讶之后她稍稍回神,似乎明白了林逸心里的想法,李秀云脸色沉了下来,“林逸,你什么意思?!”

林逸站在一旁尴尬的道:“我不能和你发生关系。”

“为什么?你看不上我?”李秀云脸色不悦的质问道。

林逸摆手说:“不是那么回事,只是我已经有婚姻在身,我不能背叛我的未婚妻。”

林逸说的倒也是实话,前几日林逸才听他爷爷提起,他有个远在燕京,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

不过他不和李秀云发生关系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觉得他第一次不应该给了这么一个浪荡的女人,觉得自己太亏本了。

“切~”李秀云鄙夷的睨了林逸一眼,道:“少给老娘找借口,什么怕对不起未婚妻,都是借口!你就是觉得老娘不干净,配不上你!”

说完,李秀云恼怒的甩门而出。

傍晚,吃过饭后林逸出门散步,走到村东一个鱼塘旁边时,见一个年轻的男人鬼鬼祟祟的在鱼塘附近晃荡,定晴一看,竟是昨天傍晚与李秀云偷情的男子。

只见他驻足于鱼塘边,四处看了看后,鬼头鬼脑的匆忙离开,临走前在他站的位置插了个竹棍,也不知道他想搞什么鬼。

林逸心里极为反感张铁柱,可能是潜意识里比较鄙视他偷人家媳妇,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不会干好事,就有意去附近村民家给那户村民提个醒。

绕过鱼塘,又走了一条弯曲的小路,林逸在距离鱼塘五百米左右的一户村民家门口停了下来,见屋门虚掩着,林逸喊了声,“有没有人啊?”

见无人回应,林逸走到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似乎有动静,他轻轻将门给推开,走了进去。

刚迈步走进去,林逸就听到了女人轻微的低吟声,他微微一愣,止住了脚步,好奇心促使他朝着声源地寻了过去,在里屋的一个房间门口,林逸见屋门半开着,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目光认真的盯着电脑,一只手探进裙子里面,而电脑里面发出阵阵的淫秽浪叫声。

“靠!”林逸心里怪叫一声,暗道,“这姑娘在自慰?”

他转身要走,脚下却不小心绊倒了一个小木板凳,发出啪嗒的一声轻响。

屋内的姑娘听到动静,身子一震,扭头望去,见林逸站在她卧室门口,顿时吓的她脸色一变,惊恐的尖叫出声。

林逸也是被姑娘的尖叫声吓的愣了一下,旋即赶紧上前去一把捂住了姑娘的嘴巴,低声说:“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叫啊,我不是坏人。”

见姑娘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林逸说:“你别叫了我就松开你!”

那女孩从惊吓中回过神,点点头,林逸稍稍放心下来,将捂着她嘴巴的手松开。

女孩脸庞羞的通红,林逸这才看清她的长相,竟然是个美人胚子,看上去十七八岁,但是却长了一张漂亮的瓜子脸,一身学生装给她平添几分清纯的味道。

“你……你是什么人。”姑娘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伸手赶紧将电脑里面淫秽的画面给关掉,然后低声羞赧的问道。

林逸尴尬的挠挠头,笑着说:“你家里的大人呢?我找他有些事情说。”

姑娘低着头,轻声说:“去地里还没回来呢。”

林逸说:“等你父母回来了告诉他们一声,有人盯上你们家鱼塘了,估计晚上会有所行动。”

“啊?”女孩诧异的看着林逸,有些不明白林逸的意思,问道:“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偷我家的鱼?”

林逸点点头,道:“我只是猜测,刚才从鱼塘旁边经过,看见有人在鱼塘附近鬼鬼祟祟的张望,应该是想打你们家鱼塘的主意。”

“好,等下就把这个事情告诉我爸,那个……谢谢你啊。”姑娘依然羞涩的没敢抬头。

林逸笑着摆手说:“小事情,到你家来就是说这个事情,我走了,你继续忙吧。”

这句‘你继续忙吧’,让她俏脸变的更加滚烫起来,心里又羞又怒的暗骂林逸一句,见林逸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她赶紧喊住林逸,“喂,你好像不是我们村里的人吧?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林逸转身看着她笑了笑,说:“我是从镇上来的,给王村长的母亲治病,暂时住在他家里。”

“你是医生?”姑娘诧异的瞪大眼睛。

林逸和煦的笑着点头,转身走出屋门,留给小姑娘一个‘伟岸’的背影……

张铁柱到老李头家的鱼塘踩好点之后,约了镇上的几个混子,打算将老李头家的鱼给一网打尽,一是可以赚一笔不义之财,二是让老李头没有钱继续承包鱼塘,这样就没有人和他争鱼塘的承包权,可谓是一举两得。

半夜时分,一辆面包车悄悄的驶进了小柳村,蹲守在小柳村村口的张铁柱见车子驶来,笑眯眯的迎了上去,将副驾驶的门打开,对坐在后排的光头男子笑着说:“强子哥,我已经在老李头的鱼塘偷偷下好了网,待会儿咱们直接去捞网就成了,绝对是大丰收啊。”

光头强摸摸自己的秃顶脑袋,瞪着张铁柱说:“你小子靠不靠谱啊?不会吭老子吧?”

张铁柱赔笑道:“强哥,你就放心好了,小弟吭谁也不敢坑你不是!”

“量你小子也不敢,那咱们就直接杀到鱼塘去,速战速决。”

车子静悄悄的开到老李头鱼塘时,从面包车中下来四五个汉子,张铁柱如同汉奸一般,对着光头强点头哈腰的笑着说:“强哥,这边来,咱们直接拉渔网就行了。”

四五个人刚迈出步子,几道亮光闪过,接着就是一声爆喝:“什么人?!”

光头强见几个人朝他们这边冲来,不用引起麻烦,就狠狠的甩了张铁柱一个耳光,恨恨道:“敢吭老子,晚上再收拾你!兄弟们,咱们撤……”

光头强带着几名混子迅速上车逃离,将张铁柱给扔了下来。

张铁柱见几个拿着手电筒的人朝自己这边冲来,他不敢让村民看清自己的长相,于是赶紧拔腿就跑,趁着月色,他如同一只丧家之犬一般,狼狈的逃窜着。

……

次日早晨,老李头的小闺女李岚提着两条草鱼脚步欢快的来了王志强的家中,敲开王志强家的门,开门的是李秀云,她见李岚提着两条鱼站在门口,就疑惑的问:“小丫头,你这是干啥?”

“李阿姨,请问镇里的那个年轻医生是不是住在你们家?”李岚笑着问道。

李秀云不解的点头说:“你找林逸?”

“他叫林逸啊?”李岚说:“我可以见见他吗?我爸让我带来两条草鱼,感谢他对我们家的帮助。”

李秀云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就让李岚先进屋。

此时,林逸正在堂屋里和王志强吃早餐,见李秀云领着李岚进屋,王志强放下碗筷,笑呵呵的道:“哟,李丫头来了,还给你王叔带了两条鱼呀,这么客气做啥!”

李岚讪讪笑着道:“王叔,这两条鱼可不是给你的,是送给林逸的呢。”

“送给我?”林逸诧异的放下碗筷,“你干嘛送我鱼?”

李岚见到林逸不自觉的俏脸就红了起来,支支吾吾的低声说:“谢谢你昨天给我们家提醒,让我们挽回了不少损失,这是我爸让我带来送给你的。”

林逸恍然大悟,问道:“昨晚上还真有人去打你们家鱼塘的主意?”

“嗯。”李岚点点头说:“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来了一辆面包车,大概有四五个人呢,如果不是你提醒,他们就得逞了,早上我爸从鱼塘里面捞起几个渔网,如果让他们把鱼全部捞走了,我们家可就血本无归了。”

王志强听完李岚的叙述,大概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脸色阴沉的厉害,拍着桌子沉声道:“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明目张胆的到我们小柳村来偷鱼,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李秀云在一旁问道:“你知道是谁偷你们家鱼吗?”

李岚摇摇头,悻悻的看了林逸一眼,说:“你认识昨天那个在鱼塘附近瞎逛的人吗?”

林逸摇着头,情不自禁的看了李秀云一眼。

李岚走后,王志强忙着给他母亲喂中药,就去了二楼。

一楼只剩下林逸和李秀云。

李秀云脚步轻盈走到林逸跟前,低声不解的问道:“刚才问你偷鱼贼时,你看我做啥?”

林逸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秀云说:“其实偷鱼贼就是你那个相好的……”

李秀云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起来,“你说是张铁柱?”

反正被林逸知道了她的事情,她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直接把她张铁柱的名字给说了出来。

“你相好叫张铁柱吗?”

见李秀云不做声,林逸笑道:“就是这个张铁柱干的,李姐,我也得劝你一句,王村长虽然还算忠厚,但并不是傻子,你长期和张铁柱走的太近迟早会被王村长发现的,你还是……”

“林逸……”

李秀云打断了林逸的话,祈求的道:“我可以不和张铁柱来往了,但是也请你保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王志强。”

林逸笑着点头说:“劝和不劝分嘛,我怎么会去破坏你们家的家庭和睦。”

咚咚咚……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屋外院子的大门被敲响,接着便是一句喊叫:“李姐,你出来一下。”

李秀云听到屋外的声音,脸色当即一变,有些尴尬的对林逸说:“是张铁柱。”

林逸缓慢的坐在木椅子上,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口茶,说:“去和他做个了断吧,他这种人迟早要进监狱的……”

“好的。”李秀云答应一声,快步走出堂屋。

李秀云寒着脸走出大院,抓着张铁柱将他拉到围墙附近的一颗大杨柳下面,面色不悦的道:“张铁柱,我不是说过嘛,别再到我家来找我!”

张铁柱嘿嘿笑着说:“这不是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吗。”

李秀云不耐烦的说:“我凭什么要帮你?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别给我嬉皮笑脸,你给我赶紧走人。”

张铁柱有些诧异的看了李秀云两眼,旋即目光变的阴沉起来:“李秀云,你敢对老子这种态度,信不信老子把你做过的事情告诉王志强?”

李秀云就知道张铁柱会来这一手,顿时冷笑道:“你知道告诉王志强你会是什么下场吗?我大不了就是和他离婚,而你就等着下牢房吧。”

“下牢房?”张铁柱笑了起来,“偷人家老婆犯法吗?”

李秀云依然冷笑:“偷人家老婆不犯法,但是如果是偷人家鱼塘的鱼呢?”

张铁柱脸色变了又变,一脸阴晴不定的看着李秀云,语气低沉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甭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需要知道一点,以后你别再来烦我,这件事情我可以当做不知道,如若你敢继续纠缠,我一定会把你偷老李头家鱼的事情给抖露出来……”

张铁柱咬牙切齿的说:“自从那个小白脸到你家来之后,你对我的态度就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你是不是和那个小白脸勾搭上了?”

李秀云面无表情的道:“随你怎么说,丑话我已经说在了前面,如果你不信可以试试看。”

说完,不等张铁柱回话,她直接转身就走,留下张铁柱一脸的阴沉。

“敢和老子抢女人,小子,你死定了……”

傍晚,李岚气喘吁吁的来到王志强的家中,在院子里瞧见正在给花盆浇花的李秀云,就腼腆的问道:“那啥,李婶,林逸在家吗?”

李秀云洒水壶放在一旁,含笑的看着羞赧的李岚,说:“在二楼给老太太治病呢,你找他有事儿?”

李岚点头低声细语的说:“我爸想请林逸吃顿饭感谢他。”

“就只是请林逸,不请我们?”李秀云打趣的问道。

李岚尴尬的笑了笑,颇为为难,因为他爸吩咐只喊林逸过去吃饭。

李秀云没好气的白了李岚一眼,说:“算了,不为难你,你爸那老抠我还不了解,吃他一顿饭非要了他老命不可。”

……

李岚在王志强家等了一会儿,见林逸从二楼下来,她赶紧迎了上去,一脸羞意的把自己的来意告诉林逸,林逸自然却之不恭。

出门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林逸见李岚穿着一身学生制服套裙闷着头在前面带路,就笑着打趣道:“李岚同学,你们学校的校服还挺好看的吗。”

其实他准备说挺性感的,李岚穿的裙子裙摆齐大腿位置,露出笔直的长腿,不能不说性感,只是性格这个词眼在嘴边又被他给吞了下去,改成了‘好看’。

李岚听了林逸的话并没有听出他话中的含义,抿嘴笑了笑,说:“我们学校才不会发这种校服呢,这是我自己在网上买的。”

林逸恍然大悟,也是,如今的学校颇为保守,怎么可能容忍学生穿的如此暴露。

林逸朝李岚天蓝色的短裙上瞅了两眼,暗忖这姑娘虽说住在农村倒是挺会打扮自己的,衣着性感,肌肤白皙,并不比城里的小姑娘差,他见李岚把自己打扮的这么漂亮,就好笑的问道:“是不是找男朋友了?”

“啊?”李岚没想到林逸会突然问这种话题,俏脸憋的通红,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名堂,林逸就笑着摇摇头,没有再难为她。

两人走到一条无人的田坎小路时,从路中间突然跳出一名壮汉,手里提着一把打猎的猎枪,一脸阴沉的盯着林逸。

林逸在十米开外停下脚步,将李岚拉到自己身后,似笑非笑的望着壮汉,问道:“张铁柱?”

张铁柱没想到林逸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愣了一下,当即更加确定李秀云和林逸有一腿。

“老子就是张铁柱!”

林逸冷笑道:“你拦着去路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张铁柱阴森一笑,旋即咬牙切齿的说:“你小子敢从老子手里抢女人,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我和李秀云没什么关系,而且,李秀云不是你的女人。”

张铁柱一脸鄙夷的道:“玩了别人就想不承认了?你也配做个男人?”

林逸极为厌恶张铁柱,也没有和张铁柱继续聊下去的意思,沉着脸喝道:“废话少说,好狗不挡道,赶紧滚开。”

“你他妈找死!”张铁柱将猎枪上膛,对着了林逸的胸口,“信不信只要我一开枪,你必死无疑。”

林逸撇嘴一笑,“这个我还真不信,你没那个胆量。”

一直站在林逸身后的李岚这时站了出来,娇声大喝道:“张铁柱你有病吧,赶紧把抢放下。”

“哟,这不是老李头家的小闺女么,真是个美人胚子。”他一脸猥琐的朝李岚大腿看了两眼,笑道:“你一边待着去,等老子收拾了这小子再来陪你玩玩……”

“臭不要脸的,就你这猪样也配?!”

林逸虽然在张铁柱的猎枪下可以自保,但是李岚却成了一个累赘,他自然不敢一个人跑掉,于是就把李岚拉到自己身边,然后在她耳边低声嘱咐道:“李岚,待会儿说跑,咱们一起朝左边的玉米地跑。”

李岚看了林逸一眼,又盯着虎视眈眈的张铁柱,咬咬唇,轻轻点头。

“小子,只要你肯给老子下跪,老子可以不杀你。”张铁柱瞄准了林逸,喝道。

林逸听了张铁柱的话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张铁柱身后,说:“李秀云,你怎么来了?”

张铁柱情不自禁的回头,就在这个时候,林逸紧拉住李岚的胳膊,大声喊道:“跑!”

两人猛的蹿到了旁边的玉米地。

等张铁柱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冲进了玉米地中。

林逸不敢停步,拉着李岚飞速朝着玉米地深处跑。

不得不说玉米地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密密麻麻的玉米枝叶有一人多高,藏在里面很难被找出来。

林逸和李岚蹿进去后,紧接着张铁柱也跟了进去。

“小子,你逃不了的,看我逮到你怎么玩死你!”

没一会儿,张铁柱就找不出两人藏在什么地方,气的他大声喝了起来。

林逸和李岚两人卷曲着身子躲在玉米地里,李岚因为害怕,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

感受着少女秀发上的淡淡芳香和那青涩身子带来的柔软感,此时的林逸心中变的有些旖旎起来,身陷囹圄却想入非非。

“害怕吗?”林逸压低声音问道。

李岚死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不敢吭声。

林逸凑到李岚耳边,轻声说:“你蹲在这里别动,我去把张铁柱引开。”

林逸说话时的热浪打在李岚耳根处,惹来李岚脸红心跳,身子顺便变的瘫软无力起来,脑袋一片浆糊,等她回过神时,林逸已经悄悄的朝着张铁柱的放下挪了过去。

……

“小子,有本事别躲啊,是个男人就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张铁柱找了半天没找到林逸,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大喝道。

林逸自然不会这么傻帽的站出去被他当成活靶子,敌人在明他在暗处,自然能够沾便宜。

他快速移动到张铁柱身后,等快要接近张铁柱时他放慢了脚步,脚步轻盈的慢慢逼近张铁柱。

张铁柱手里毕竟是拿着猎枪,林逸不敢贸然行动,等张铁柱稍微放松警惕时,他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着西南方向扔去,成功的吸引到了张铁柱的注意。

等张铁柱朝着西南方向开枪时,林逸如同猛虎一般,一下子蹿了出来,一记飞脚,踢到张铁柱后背,给张铁柱踢了个狗啃屎。

林逸一声内力可不是吃素的,等张铁柱准备起身时,林逸飞速上前,一脚踢掉张铁柱手中的猎枪,接着按住张铁柱的身子,腾出一只手,一记手刀将壮如熊的张铁柱给砍晕了过去。

制服张铁柱后林逸稍稍松了口气,将躲在暗处的李岚喊了出来,李岚见手持猎枪的张铁柱被林逸制服,顿时露出佩服的神色。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李岚朝林逸询问道。

林逸踢开张铁柱的猎枪,赶紧说:“先到你家去,报警把这家伙抓起来……”

镇派出所来人给林逸和李岚录了口供之后,将神志不清的张铁柱给带走。

林逸在老李头家吃了晚饭后准备离开时,被李岚叫住。

两人站在院子里,林逸问李岚说:“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事情?”

李岚有些难以启齿的笑了笑,“你是医生吗?”

林逸没好气的道:“明知故问。”

李岚支支吾吾的说:“那啥……你可以帮我……帮我看看病吗?”

林逸诧异的望着李岚,“你病了?”

李岚俏脸红的能够滴出血来,使劲咬着唇,点头轻轻恩了一声。

林逸就问道:“你哪里不舒服?”

“这里不方便说,你……你可不可以去我房间?”李岚怯怯的问道。

林逸朝她清秀的小脸看了一眼,见她小脸羞的通红,知道有难言之隐于是就点头答应下来。

林逸跟着李岚去了她的卧室后,见刚才在堂屋没看到她父母,就出声问道:“你爸妈出去了?”

李岚拉着林逸坐在床边,点头说:“昨天鱼塘差点被偷,我爸妈不放心,这几天打算去鱼塘守夜。”

林逸苦笑道:“不用这么麻烦,张铁柱被抓,不会再有人打你们家鱼塘的主意。”

李岚俏皮的吐吐舌头,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吗,你玩电脑吗?”

李岚指着床边案台上摆放着的电脑,出声问道。

林逸愣了一下,想起第一次见到李岚时的尴尬场景,脸上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

李岚见林逸笑的暧昧,想起前几天的尴尬的事情,顿时俏脸又是一阵通红,露出妩媚的表情狠狠的睨了林逸一眼,双手紧张的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只好紧紧的抓住衣服的一角。

林逸觉得房间气氛有些不对劲,就咳嗽一声,说:“电脑就不玩了,你还是给我说说你哪里不舒服吧。”

李岚低着头,没有吭声。

林逸似乎猜出了李岚的心思,苦笑的说:“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李岚抬起头怯怯的看了林逸一眼,说:“其实我没生病,就是……就是想和你多待会儿。”

“呃……”

林逸有些语塞,不知道如何理解李岚的这话。

林逸暗忖,“不会是喜欢上我吧?”

见林逸沉默下来,李岚赶紧摆手说:“你别误会,我就是一个人在家有些害怕,所以……”

“哦,原来是这样啊!”

林逸吁了口气,心想,看来是自己多想了,于是笑道:“不就是害怕想让我作伴嘛,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呢。”

“那你答应了?”李岚瞪大漂亮的眼睛,希冀的望着林逸。

林逸点头道:“需要我陪你多久?”

李岚羞涩的低下头说:“我爸妈今晚都不会来,所以……”

“让我陪你一夜啊?”林逸有些犯难了,“王村长见我这么久都没回去肯定会担心的。”

李岚赶忙说:“我可以打电话和王叔说一声。”

林逸摇头苦笑道:“成,那我就留下来陪你吧。”

“啊,太好了。”李岚一脸欢喜。

林逸自然也是开心的,能与一个青涩的小美人共度一夜,他自然求之不得。

简单的洗了个澡,进了李岚的卧室,见李岚正坐在电脑前面玩的不亦乐乎,林逸就出声问她,“李岚,我晚上睡哪里?”

李岚目光盯着电脑,随口道:“睡我的房间。”

“啊?”林逸一愣,暗想这个李岚也太开放了吧?

“你的意思是……”林逸顿了顿说:“我们睡一个房间?”

李岚听了林逸的话笑着转身,没好气的睨了林逸一眼,“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你睡我的房间,我待会儿去隔壁我爸妈的房间睡。”

“哦,这样啊。”林逸尴尬的笑了笑,坐在了床边。

李岚目光又盯在了电脑屏幕上,背对着林逸说:“你如果困了就先睡吧,我再玩一会儿电脑。”

林逸点点头,疑惑的说:“你盯着电脑看什么呢?”

李岚抿嘴笑道:“言情小说,在电脑上看很方便呢。”

林逸悄悄钻进李岚的被窝,能够闻到被褥上淡淡的洗衣服香味以及李岚身上特有的幽香,他神情变的有些恍惚,看了一眼背对着他的苗条身影,半天才缓过神来,挤出笑意说:“你们女生就喜欢看这些玩意,什么生啊死的,特没劲。”

李岚下意识的随口反驳道:“你们男生还就喜欢看爱情动作片呢,那个才没劲……”

林逸:“……”

看着李岚静静的坐在电脑前面,开始倒是没什么睡意,脑海里面肆意的想入非非,一阵幻想之后,他眼皮子变的沉重起来,看李岚的眼神也变的模糊不清,慢慢的合上眼睛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林逸被尿意憋醒,睁开眼睛见房间里黑黢黢的,李岚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房间。

他摸下床,走出卧室,直接将堂屋的门打开,去外面院子的厕所小便。

上完厕所出来时,见院子里面的小浴室的灯开着,以为是李岚洗完澡忘记关灯,就上前去准备把浴室的灯给关上。

刚走到浴室门口,听见里面哗哗的流水声,才知道李岚正在里面洗澡。

林逸赶紧止住脚步,扭头往回走,可是没走出几步,他又折返回去,脚步轻盈的走到浴室门口。

因为李岚家的浴室做的比较简单,是用废旧的砖头盖起来的,砖头与砖头之间留有一定的缝隙,所以从外面缝隙朝里面看,大概可以看到里面的场景。

院子里面乌漆墨黑的,林逸静静的站在浴室门口,挣扎半天,始终没有经住诱惑,躬着腰身,猫眼朝缝隙里面看去。

对于从未看过女人身体的林逸来说,这是一件太过刺激的事情,以至于他从外面朝里看时,呼吸变的急促起来。

在喷头的冲洗下,那白皙的肌肤沾上水,如同雨露一般的水滴挂在李岚婀娜的身子上,那挺拔圆润的胸部、小巧纤细的腰肢,以及笔直匀称的长腿,充满了艺术般的美感。

多么诱人火辣的场景!

林逸感觉浑身血液涌动,鼻腔变的火辣辣的,几滴水渍顺着鼻孔滴了出来。

林逸透着月光低头看去,手臂上滴了几滴红艳艳的血液。

竟然流鼻血了!

也正在这个时候,浴室的木门突然被推开……

李岚走出浴室,下身穿着一件火辣的小短裤,上身是一件白色小衫,小衫紧紧的贴在上身,将她胸前衬托的极为波涛汹涌。

她刚出来见有人站在门口,顿时吓的她惊恐的娇呼一声,待看清是林逸,她从微微吁了口气,没好气的瞪了林逸一眼,说:“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呢?想吓死我呀?”

林逸尴尬的捂着鼻子,说:“流鼻血了。”

李岚听了林逸的话,顿时捂嘴咯咯娇笑起来,由于身子起伏较大,胸前就颤颤巍巍起来,她笑了一会儿才缓过气,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道:“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大半夜的怎么会突然流鼻血呢?”

林逸心虚的干笑一声,说:“可能是上火了,我先进去洗一下鼻子。”

说着,他赶紧跑进了浴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相关阅读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hellip;&hellip; 这刺激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金宝啊,我们家的香火就靠你了,你也知道你哥天赐不能生育了,为了我们家的香火,天赐就想让你跟你嫂子生个孩子,你也不要有顾虑,你哥天赐是我捡来的,你们不是亲兄弟,这件事我也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你没事吧?”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而且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了,这样我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
  •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他脑子里一转,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说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帮帮你吧。以前小斌疼的时候,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 space:=""> 说完,他也不等何洁反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hellip;&hellip; 这刺激
不带污字的虎狼之词*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你没事吧?”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金宝啊,我们家的香火就靠你了,你也知道你哥天赐不能生育了,为了我们家的香火,天赐就想让你跟你嫂子生个孩子,你也不要有顾虑,你哥天赐是我捡来的,你们不是亲兄弟,这件事我也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而且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了,这样我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