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睡着父母就开始做*大船摇曳 紧致

她琢磨着,摸摸也就摸摸了,反正T恤里面还有件罩罩儿,也不算真的接触到,但是那种舒服刺激的触感应该是一样的。

 

 

听到沈芳芳的话,牛壮暗暗笑了,他就知道沈芳芳肯定会忍不住。

 

 

伸出手,他探进了那件紧身T恤内。

 

 

 文学

手掌接触着滑腻的肌肤,最终抚弄到了温热的罩罩儿上。

 

 

那罩罩儿光滑、温热,被沈芳芳那里的美好给彻底充盈起来,手感特别棒。

 

 

只是再棒也是层隔阂,牛壮不想跟沈芳芳的那里有隔阂,所以一把就给拽掉了。

 

 

边拽他还边嘟哝,“怎么有块破抹布啊,正好我留着擦手……”

 

 

沈芳芳正为身前感受到的揉捏刺激而享受呢,哪成想牛壮突然给她把罩罩儿拽下来了。

 

 

而且动作特别野蛮,她甚至都能听到肩带被撕开的‘哧啦’一声。

 

 

随着粉色的罩罩儿从T恤内被拽出,沈芳芳大羞不已。

 

 

她远没想到,上半身的最后一层遮羞布,就这么轻易的被牛壮给撕扯下来了。

 

 

这会儿,没了罩罩儿的舒服,她那正傲娇的挺在T恤上。

 

 

T恤本就紧身,这没了罩罩儿的‘掩护’,其完美轮廓彻底暴露出来。

 

 

甚至于都不用仔细看,只一眼就扫看出她那件紧身T恤上的两处娇媚。

 

 

可下一瞬,那两处娇媚的轮廓就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只大手。

 

 

那两只大手特别的不安分,在那上面揉来弄去的。

 

 

而且动作特别粗暴,或掐或拧,或揉或拽,直把沈芳芳弄到死去活来的。

 

 

“牛、牛壮,好痛,好痛,不要弄了,好、好……好舒服,啊~!”

 

 

到底是痛还是舒服,连沈芳芳自己都说不清楚。

 

 

她就觉得牛壮那双大手好像有着无尽的魔力,明明是在折磨她身前,却带给她带来苦痛之余,又带来了另类的刺激舒爽,让她觉得好过瘾。

 

 

她甚至都忍不住的偷偷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受虐倾向。

 

 

明明牛壮折腾的那么厉害,她却感觉到好舒服。

 

 

不敢深想,也顾不得往更多了想,此刻沈芳芳只能纵情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情欲。

 

 

那只白皙温润的小手,在牛壮身下不停地急促拨弄着。

 

 

不单单是为了给牛壮‘解除惩罚’,更是为了释放自己内心中对情欲的好奇与渴望……

 

 

两人在炕上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后,终于临近了落幕。

 

 

这个时候的沈芳芳,额头香汗淋漓,发丝黏粘在上面,双眸荡漾着春情。

 

 

她真的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身子前面更是火辣辣的,又痛又舒服,而且好像都快被牛壮给玩儿的肿胀了。

 

 

所以她展开了更加激烈的报复,在娇息急促中,她那只小手抚弄的更快速了。

 

 

终于,在感觉到身前几乎被抓爆的时候,沈芳芳看到牛壮也瞪大了眼睛。

 

 

“芳芳,我好像要吐了,好像要吐了!”

 

 

沈芳芳微愣,没明白牛壮什么意思。

 

 

可就在她愣神的工夫,突然感觉到有什么硬生生的冲击着她小裤裤。

 

 

一下又一下的,直打在她娇媚的身子上,让她感觉到了灼热的烫。

 

 

她这才反应过来,牛壮所说的要吐了,到底是从哪给吐出来的!

 

 

为了确定,沈芳芳低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那家伙竟然还在继续吐……

 

 

她感觉都快羞疯了,竟然被牛壮给弄到了那里,连丝袜带小裤裤的都湿透了。

 

 

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连那里面也给渗进去了,好热。

 

 

沈芳芳大为羞恼,“牛壮,你混蛋!!!”

 

 

可这时候的牛壮,却显得特别高兴,甚至有些欢欣雀跃。

 

 

“哎,芳芳你真厉害,你给我解开惩罚了,我现在小了,不信你摸摸!”

 

 

说着牛壮就握住沈芳芳的小手,然后重新攥向了那里。

 

 

沈芳芳哪还敢摸,可刚想抽手离开的时候,手掌已经攥在了湿润上。

 

 

粘乎乎的,也热乎乎的,让她心里更羞了,脸上火辣辣的,跟拿辣椒面敷面膜似的。

 

 

本还想继续训斥牛壮,可想着他是个傻子,沈芳芳也就懒得再说什么了。

 

 

摸起被牛壮拽下来丢在旁边的罩罩儿,沈芳芳强行将手抽出后给擦干净了。

 

 

反正这件罩罩儿也没法穿了,用来擦掉手上那些恶心人的东西,刚好。

 

 

将手擦干净后,她就将罩罩儿摔砸在牛壮的身上。

 

 

“好了,我已经帮你解开惩罚了,现在你也该去跟村里人承认你放火的事情了。”

 

 

被沈芳芳拿温润的小手给弄出来,牛壮很是舒服,感觉全身都通透了似的。

 

 

只是他现在越来越想撩弄沈芳芳了,想要得到的也更多。

 

 

这么漂亮的姑娘,这么性感的身子。要是不能真的发生点什么,那多可惜啊!

 

 

于是心里不满足的牛壮,故意撩到沈芳芳,“芳芳,你那里湿了,我帮你擦擦。”

 

 

说着,他就拿起粉色罩罩儿,往沈芳芳的裙子下面摸去。

 

 

沈芳芳当是就急眼了,这会儿不动牛壮那里了,她身下下面好不容易才舒服些。

 

 

这真让牛壮再弄上,那还不得再度火起啊!

 

 

她连忙躲避开来,可牛壮又提醒了她,她总不能挂着些男人的那种东西出门。

 

 

所以她厌恶地瞪了牛壮一下,夺过罩罩儿,弯腰低头开始擦拭身子下面。

 

 

丝袜大腿上沾染的那些倒还好说,很轻易就擦掉了。

 

 

但裙子里面沾染的那些就不好弄了,虽然别人看不见,但她却感受得到。

 

 

粘乎乎的好难受,这要是稍后一走路,摩擦中不得更黏糊了。

 

 

没办法,她只好背转过身子,不让牛壮看到,将罩罩儿从裙下塞进去。

 

 

可正弯腰低头擦着呢,沈芳芳却突然看到身后模糊有个黑影。

 

 

故意岔开双腿往后看了眼,她当时就气坏了。

 

 

牛壮那个家伙,竟然一本正经地蹲在地上,双手托腮的满脸认真表情。

 

 

他正在从下往上看,从沈芳芳的裙底看她那里呢!

黑色的蕾丝小裤裤上,勾勒着金色的蝴蝶花纹。

 

 

随着沈芳芳身子的微颤,那只蝴蝶就像是活了过来似的,几乎要展翅翩然。

 

 

而且因为被打湿的缘故,这会儿正紧紧贴合在沈芳芳的娇媚身子上。

 

 

那迷人的轮廓,那性感招摇的小草,顿时让牛壮心中充满了澎湃激情。

 

 

他决定,要拿嘴巴亲口尝尝沈芳芳的娇媚,去品鉴下属于沈芳芳的极乐味道!

 

 

只是这个决定还没来得及实施的,就有罩罩儿疯狂拍打着牛壮脑袋上。

 

 

沈芳芳满脸羞恼,“臭流氓,臭傻子,我让你偷看,我让你偷看……”

 

 

牛壮边躲边委屈的抱怨,“我就是替你看看擦干净了没有,没干净我替你擦擦。”

 

 

“我用你帮我?流氓!”

 

 

沈芳芳嗔斥了几句后,红着脸来到院内,胡乱擦了几把赶紧丢掉了。

 

 

她不敢再用力擦,万一把那玩意儿给擦进去,再怀孕了怎么办。

 

 

虽然她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种可能,可真的是不得不防。

 

 

深吸几口气,将乱糟糟的心情平复后,沈芳芳决定走人了。

 

 

她想着赶紧让牛壮出去承认,承认完了她就让老爸过来牵牛。

 

 

至于牛壮……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感觉到羞人!

 

 

于是她催促道:“牛壮,赶紧出去跟人承认你放火的事情,别耍赖!”

 

 

牛壮从屋内出来了,直把胸脯拍的‘嘭嘭’响,“我不耍赖,耍赖是小狗!”

 

 

说完,牛壮就迈开大步走出家门,往远处人堆去了。

 

 

原本沈芳芳还有些老不不乐意,不乐意为了两头牛结果发生了那种羞人事儿。

 

 

可看到牛壮这个傻子真的去找人说去了,她又忍不住的高兴。

 

 

她早就想好了,两头牛,品种不错,重量也足,加起来能卖个七八千块钱。

 

 

买个iphoneX拿在手上,坚决不能套壳子,要套也是套透明的,这样也好让别人看到她的新手机多么牛壁。

 

 

眼下见到牛壮奔着人群去了,她仿佛见到崭新的iphoneX正在向自己飘来。

 

 

飘来脸蛋儿上洋溢起开心笑容,沈芳芳就往牛壮那去了。

 

 

她得亲耳听听,牛壮承认放火的事情,毕竟这可是她的功劳!

 

 

牛壮还真奔着人群去了,而且心里也真是存着承认放火的事情。

 

 

走到人群近前后,他嘿嘿嘿的一通怪笑,把那些说闲话的老娘们儿们吓一跳。

 

 

“不是,傻牛壮,你笑什么呢?笑的怪吓人的。”

 

 

有人询问,牛壮这才停止了怪笑。

 

 

环望过众人后,他这才神神秘秘的说道:“芳芳要嫁给我啦,她还帮我摸那里,都给我摸吐啦!她还要我告诉你们,昨天早上那把火呀,其实是……”

 

 

正说着的,突然有温润小手一把将他嘴巴给捂住。

 

 

随后,他就看到沈芳芳羞红着脸,着急忙慌的跟人解释。

 

 

“你们别听他瞎说,我就是发现他发烧,给他摸了摸额头试了试温度,然后他吐了。”

 

 

急匆匆的说完,沈芳芳拉住牛壮胳膊强行往回拖,也不知哪那么大的力气。

 

 

牛壮急了,死气掰咧的挣扎着。

 

 

更是掰开沈芳芳的小手放声大喊,“耍赖是小狗,我不耍赖,你让我说!”

 

 

沈芳芳哪还敢让他说啊,急赤白脸的再次捂住,更是死命的往远处拖……

 

 

原本她还挺兴奋呢,想着新手机就要到手了。

 

 

可走到近前后听到牛壮这么一说,她当时就傻眼了。

 

 

这是要她的命啊这是,当着一群长舌老娘们儿的面,再把今天发生的事给传出去。

 

 

那她还活不活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牛壮还要承认放火的事情,但沈芳芳却是打死也不敢让他开口了。

 

 

更是边拖边小声劝着,“傻牛壮,你别说了,我求你了,我求求你还不行吗?”

 

 

牛壮被沈芳芳给拖走了,空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长舌老娘们儿。

 

 

她们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着,随后有人说道:“听傻牛壮那话,我怎么觉得就像是沈芳芳帮他弄那事儿似的,摸摸,吐了,然后还说起昨天早上那把火。”

 

 

又有人接话,“对啊,是不是沈芳芳跟她妈一样,想讹人傻牛壮的牛,所以故意帮牛壮干那事儿,引诱牛壮出来告诉咱们,承认昨天早上那把火是他放的?”

 

 

“我觉得不太可能,沈芳芳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能好意思跟一傻子干那事儿?”

 

 

“得了吧,我估计就是用手给弄出来了。再说了,难道你们就没发现,沈芳芳这个小妮子,没戴那玩意儿?前面都翘起来了!”

 

 

一群老娘们儿在那嘀嘀咕咕的,话题全部都围绕在沈芳芳的身上……

 

 

牛壮被沈芳芳给强行拽走后,老大的不乐意。

 

 

他都生气了,气呼呼地甩开沈芳芳小手,他大喊,“我不能耍赖,我不当小狗,我要说!”

 

 

沈芳芳都给气祸祸了,“你还有脸说?该说的你不说,不该说的你倒一点没落下。要不是我刚才捂你嘴巴捂的快,这会儿村里就该炸开锅了!”

 

 

原本还在生气的牛壮,顿时愣怔,“谁家炸锅了?不是我干的,我没去啊,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呢,芳芳你可得给我作证,真不是我炸的,我没买地雷,不是我炸的,真不是!”

 

 

沈芳芳差点没给气哭了,还地雷,地你麻痹……

 

 

理这东西跟傻子是没法讲的,沈芳芳气到不行不行的,最终也只能是跺跺脚含恨走人。

 

 

但牛壮却不放人了,一把拽住她胳膊,满脸的讨好。

 

 

“芳芳,芳芳,你别走,我这就去跟他们说,火是我放的。”

 

 

沈芳芳一听这话当时就吓的肝颤,她连忙拽住牛壮的手,含着哭腔央求道:“傻牛壮,我求求你了,今天这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好不好?你可千万不要再说了,我求你了!”

 

 

牛壮很不高兴,“不行,我发誓了,我不能当赖皮的小狗!”

 

 

沈芳芳真哭了,眼泪哗哗的,“我是,我是赖皮狗行不行?你行行好,千万别说了……”

 

 

这会儿,沈芳芳是打死也不想那两头牛了,更不敢想新手机。

 

 

她就想着赶紧离开牛壮家,今天这事她自认倒霉,只求千万别传出去才好。

 

 

但牛壮偏不,还直吵吵着要做一个守信之人,坚决不当癞皮狗!

在沈芳芳的连番央求下,牛壮这才放弃了‘承认放火’这件事。

 

 

沈芳芳长长松了口气,转身就走人,她是真怕了这个傻子了,没招没招的。

 

 

但牛壮却不想放过她,这么娇媚的小身子呢,哪能轻易放过?

 

 

再说了,他还惦记着尝尝沈芳芳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呢!

 

 

于是在沈芳芳转身准备离开的第一时间,他就把人给拽住了。

 

 

硬拉着胳膊,牛壮死活不让沈芳芳离开。

 

 

“芳芳,你帮我洗澡好不好,我喜欢让你给我搓背。”

 

 

当沈芳芳听到牛壮的要求后,气的眼珠子里面都快喷火了。

 

 

“你对我又摸又弄的,还让我帮你弄那里,回过头就出去差点把我卖了,现在还想让我帮你洗澡?你这个死傻子怎么想的这么美?!”

 

 

她是真急眼了,也顾不上再说温言软语的欺骗牛壮,开口就是硬怼。

 

 

这一通怼,直把牛壮给怼的委屈到不行。

 

 

“我没让你帮我弄,是你先惩罚我的……”

 

 

嘟哝两句后,牛壮忽地又说道:“我知道了,芳芳,你生气了,你肯定是嫌弃我没有出去承认放火的事。你等着,我这就出去跟他们承认去!”

 

 

话撂下,牛壮迈开步子就想往门外冲。

 

 

沈芳芳吓的连忙一把抱住牛壮,惟恐拽不回来,两只手死死搂在牛壮腰上。

 

 

纵是身前那傲娇的美好紧紧贴合在牛壮身上,蹭的她有了些感觉,她也顾不上了。

 

 

这会儿的沈芳芳都开始懊悔,懊悔干嘛招惹这个傻子。

 

 

便宜不占着不说,还都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但没办法,牛壮一门心思的想要出去‘承认放火’,她只能用尽一切办法拦下。

 

 

甚至于,不惜答应为牛壮洗澡。

 

 

“好牛壮,乖牛壮,芳芳给你洗澡,好不好?”

 

 

温言软语的劝慰着牛壮,沈芳芳这才好不容易把牛壮‘承认放火’的心思给拦下。

 

 

可是当牛壮兴高采烈的去找大澡盆后,沈芳芳又懊悔了。

 

 

干嘛呀,干嘛非得让她帮忙洗澡,一洗澡不又得看到牛壮那吓人的地方?

 

 

所以当牛壮把大澡盆拿来的时候,她羞声问道:“牛壮,咱今天先洗头行不行?”

 

 

牛壮立刻摇头,“不行,我喜欢芳芳的手,芳芳的手温软,要帮我洗澡。”

 

 

任沈芳芳怎么说,牛壮就是不答应。

 

 

她还不敢恼,只要稍微表现的恼火,牛壮就要出去‘认罪’。

 

 

全村唯一的大本生沈芳芳,愣是被牛壮这傻子给逼的没招没招的。

 

 

最终,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牛壮脱光衣服,一丝不挂的坐在大澡盆里。

 

 

“唉,反正已经看过了,洗就洗吧……”

 

 

纵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沈芳芳也没别的招了,只能下手帮牛壮洗澡。

 

 

只是洗着洗着的,她的心里就又开始痒痒了。

 

 

倒也不是她故意的,只是牛壮的胸膛实在太结实了,而且很是火热。

 

 

人说男人的肌肉就如同女人的身前,对异性充满了强大的吸引力。

 

 

最先看到这句话时沈芳芳不信,可现在当她亲手接触亲眼所见后,她信了。

 

 

因为她忍不住的在幻想,如果被这强有力的胸膛给抱住,会不会特别温暖?

 

 

这种念头泛起在脑海中后,沈芳芳吓了一跳,小心脏扑腾腾的急促跳动着。

 

 

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牛壮泛起这样的念头。

 

 

可是在这种念头的加持下,她又忍不住的将目光投向了牛壮的身子下面。

 

 

当那种狰狞再次展现在视线中后,沈芳芳感觉到自己都快窒息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相关阅读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hellip;&hellip; 这刺激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金宝啊,我们家的香火就靠你了,你也知道你哥天赐不能生育了,为了我们家的香火,天赐就想让你跟你嫂子生个孩子,你也不要有顾虑,你哥天赐是我捡来的,你们不是亲兄弟,这件事我也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你没事吧?”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而且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了,这样我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
  •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他脑子里一转,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说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帮帮你吧。以前小斌疼的时候,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 space:=""> 说完,他也不等何洁反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
不带污字的虎狼之词*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hellip;&hellip; 这刺激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你没事吧?”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金宝啊,我们家的香火就靠你了,你也知道你哥天赐不能生育了,为了我们家的香火,天赐就想让你跟你嫂子生个孩子,你也不要有顾虑,你哥天赐是我捡来的,你们不是亲兄弟,这件事我也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而且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了,这样我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