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写作业男朋友在做我*武林第一美妇乱h

“东子哥,看他嚣张的,干他吧!”王小涛在一旁添油加醋。

“我草——!”东霸天刚要发火,就听见从教室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们一群一群的围在那干啥呢!那里很香吗?”


同学们一听是自己班主任夏春娜的声音,便赶紧散开了。


王小涛这下脸都绿了,带社会上的人到学校耍威风后果是很严重的。


“夏,夏老师好!”王小涛心虚地打招呼。

 文学


“王小涛?你的伤还没痊愈,你怎么从医院跑到学校里来了?”夏春娜很纳闷,然后关心地问,“怎么样,还疼吗?”


“报告老师,不疼了!”


夏春娜看到了王小涛身边的东霸天,一双美眸忽地一亮,多么英俊的青年啊,还带着一副眼镜,一看就知道是个知识分子。


“您是小涛的班主任吧?你好,是刘文东,小涛的表哥!”东霸天竟然文质彬彬地要和夏春娜握手。


这种只有在城里才有的见面礼仪,让东霸天用上,看起来很合时宜。


夏春娜骨子里本来就有小资情调,只是毕业后被分配到东风乡三中,平日里接触的都是农村人农村孩子,这种小情调早就与她隔绝了。


今天,竟然被东霸天点燃,夏春娜心湖上激荡起层层涟漪,对他产生一丝好感。


于是,她大大方方地伸出那张修长玉手,握上了东霸天那张白净无瑕透着贵族气息的男子之手!


“你好,我叫夏春娜,小涛的班主任!”


握手之后,东霸天笑道,“不好意思,小涛说住院很闷,我就带他到学校里转转,如果学校不方便的话,我现在就带小涛走!”


“妈了个比的,想泡娜姐?虚伪!老子一定不让你得逞,娜姐是我小龙的!”小龙拿小黑豆似的眼睛瞪着东霸天。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夏春娜把眼睛笑成了月牙。


东霸天故意控制住自己的眼睛,他要给她留个好印象。


东霸天不但打架生猛,而且还会泡妞,他知道杀人诛心,泡妞攻心的道理。


“那个啥,夏老师,我就不打扰你了,我现在就带小涛走了!再见!”说着,东霸天拉着王小涛的手走出教室。


一出教室,东霸天就说,“小涛,你班主任是个大美女呀!”


“嘿嘿,东子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扯淡!东子哥泡妞用得着别人帮忙!”


“嘿嘿,东子哥,那你啥时候帮我教训小龙啊!”王小涛关心地问。


此时,夏春娜的办公室。


“小龙?你来找我什么事”夏春娜说。


“娜姐,我来时提醒你一下,王小涛带来的那个家伙不是好人,你别被他的外表所欺骗了!”


夏春娜哭笑不得,好像他成了她的老师一样,她固执地认为自己不会看错人。


于是责备道:“我看你才不是好人咧,娜姐难道还分不清谁好谁坏?出去!”


下午放学,小龙赶到跟在东霸天一伙最后面的兄弟身边,笑着说,“大哥,东子哥又看上哪个美女了?”


幸亏,他从王小涛口中得知大家对东霸天的称呼。


“这次,东子哥看上的是一个极品大美女,还是老师呢!叫夏春娜,今天咱们就看好戏吧,看看咱东子哥是怎样泡妞的吧!”


“哈哈,是吗!”小龙怒火中烧,但却不动声色。


“咿?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是学生吧?”


“嘿嘿,东子哥是我表哥,今天刚跟他出来长见识!”小龙随机应变。


东霸天带着十五六个兄弟混在三中放学回家的学生大军中。


东霸天站在学校门口,看着身后的兄弟,说,“你们快去潜伏吧!”


于是,这些混子就转身离去。


小龙混在当中,跟着这群人走了一段时间,然后下了平坦石子公路,来到乡间土路。


乡间小路两边是一人多高的玉米林。


这群混子等路上的学生都骑车走远了,便纷纷潜入玉米林里。小龙照做,但心中很纳闷,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勾当。


不一会,就听见其中一个小混子在玉米林里提醒大家,“兄弟们注意了,那个美女骑着电动车来了,咱们赶紧出来!”


话音一落,这群人“呼啦呼啦”地冲出玉米地。


而小龙却没有出来,因为他藏在地头,透过玉米林的缝隙,看见骑电动车的女人果然是娜姐。


“妈了个比的,这群畜生,一定得想个办法救出娜姐!”小龙躲藏在玉米林观察动静。


夏春娜骑车电动车缓缓而来,她上身穿着粉红色衬衫。


“草她大爷,这妞真漂亮啊,东子哥好眼光!”


“是啊,极品!”


“妈的,老子真想当她的学生,这样就可以每天都饱眼福了,嘎嘎!”


听着议论,藏在玉米地头的小龙气急败坏,一下可攥紧了拳头,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就算身负重伤,哪怕死掉,也要保护娜姐。


夏春娜看见一群人挡在路当中,只好减慢电动车的行驶速度,她按了几下铃声,可这群人却坏笑看着她,没有让路的意思!


其中一个混子还吹着口哨,叫道:“喂,美女,去哪啊,跟哥几个去玩玩吧!”


夏春娜虽然心中紧张,但不能让这群混蛋看出自己的胆怯,于是生气地怒道:“让开,好狗不挡路!”


“嘎嘎,我就喜欢你这暴脾气!泼辣,有征服感!”说着,一个混子转到后面就拉住了她的电动车后座。


夏春娜不得不停车,娇怒道:“你们想干什么?”


“想请你去玩!”混子们异口同声,露出猥琐的笑。


“混蛋!”夏春娜刚骂了一句,就看见一个混子涌上来。


好像一条蛇爬过肌肤一样,恶心至极。


夏春娜已经花容失色,却依旧不肯屈服,嫌恶地骂道:“禽兽!”


“嘿嘿,谢谢你的夸奖,我这个禽兽要再接再厉,变成真正的禽兽,来吧!”


“妈了个比的!”小龙暗暗骂了一句,正要从地头钻出来救娜姐,却听到传来东霸天的声音:“你们想干什么!?大白天的做出这样的卑鄙事情,你们还是人吗!”


霎那间,小龙恍然大悟。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东霸天导演的。他先让兄弟们装坏蛋,然后他做好人救娜姐,给娜姐留下好印象!”


“妈了个比的,东霸天这样狗血的卑鄙手段都能想得出来,老子算是服了!”小龙知道东霸天会“救”娜姐,便没有跳出来,只是躲在暗处继续看下一步戏。


这群混子看见东霸天,都纷纷朝他包抄而来。


“你是谁啊你!少管闲事,要不哥几个连你一起干!”


“你们这群无赖,简直无法无天了!”东霸天指着前面这群自己的兄弟,暗中使个眼色,其中一个混子便大骂一声,“我打死你!”


然后,这个混子就扑上去,东霸天霍地踹来一脚,把这混子踹倒在地。


东霸天这一脚那可是真踹。


为了博取美人的信任,加深美人的好感,他竟不惜牺牲自己的兄弟。


事实上,他的这群兄弟对他又怕又恨,有的甚至不想跟他混下去了,但又唯恐东霸天报复,也只能滥竽充数着。


看到一个混子倒地,大家都愣住了,不敢上前冲。


但如此一来,东霸天唯恐夏春娜看出破绽,便低声骂道:“草,都他妈过来打我!”


东子哥的命令谁敢不从,大家表面冲上来,却不敢下狠手,结果又有两个兄弟被东霸天放倒!


“草!一点都不真实,演得真实些,你们可以看起来对我下手凶狠,但拳头落在我身上,就放慢,我刚才是怎么教你们的,啊!一群蠢猪!快点,把我围起来”东霸天再次低声喝骂这群兄弟。


于是大家哭笑不得地瞬间把东霸天包围起来,东霸天故意卧倒在地,这群人围上他,做假打的动作,表面上看起来很凶狠,但拳头都是落在身上的,而不是砸!”


夏春娜脸色惨白,大声喊道:“救命啊,救命啊!”她担心东霸天的安全。她果然上当了。


就在这时,小龙霍地从玉米地里蹿出来,箭一般冲向那群混子!


夏春娜看到小龙从玉米地里蹿出来,呆了一呆!


只见小龙蹿到那群混子当中,第一个用脚狠狠地朝东霸天身上踢去。


“我草——!”东霸天怒不可遏。


这些混子看见有人下狠心假戏真作,心惊胆颤地看着小龙,好像在说,“兄弟,你真打啊,不要命了?”


小龙却低声说道:“东子哥平时就对咱们极坏,现在可是报仇的好时候,不打白不打!”


其实这群兄弟想反击东霸天已经很久了,无奈就是没人敢带头,今天大家看见小龙第一个带头动真格的,一时间让大家热血沸腾起来,心想:”妈的,东子哥真该教训了!打死他!”


于是,东霸天就悲剧了。这群兄弟一个个咬牙切齿地对他拳打脚踢。


东霸天兄弟众多,平时聚会也不是都到,小龙今天虽然面生,但这群兄弟却没怀疑他。


乡间小路上传来东霸天杀猪般的惨叫!


估计小龙是打他最狠的一个。他全力以赴狠狠地在他身上招呼着。

假戏真做之后,这群混子害怕东霸天发飙,一个个识时务地抱头鼠蹿。


东霸天哼哼唧唧的躺在地上,像个犯病者。他心中怒火冲烧,本来想借此机会博取夏春娜好感,今天就泡了她,可眼下这浑身是伤的情势,他哪还有心思泡妞,还是先去门诊看看再说吧。


“妈了个比的,暴打人的感觉真爽!”小龙正要跟着那群混子溜之大吉,却听见从身后传来怒不可遏的叫嚷:“小龙,你给我回来!”


小龙额头汗水狂飙,由于刚才一心想教训东霸天,他竟在娜姐的眼皮底下跑出玉米地,娜姐肯定认为,小龙和那些混子是一伙的,也是来欺负“她”的。


现在被她误会,而东霸天也在,他不好解释,更不能听娜姐的话停下奔跑的脚步,否则,东霸天会认他出来,会在瞬间恍然大悟“假戏真唱”悲剧的罪魁祸首。


于是,小龙硬着头皮,装作没听见,跟着一溜烟跑了。


“小龙—!”夏春娜的声音好像都变了,变得嘶声竭底,她对小龙又气又恨。


原先觉得他虽然淘气,但本性不坏,可今天,她算是明白了,这小子一肚子坏水,竟然打起她的注意了。


夏春娜的误解,让小龙陷入尴尬的境地。


“你没吓着吧,对不起,都是我没用!”东霸天一瘸一拐地走到夏春娜身后,佯装很惭愧的样子说。


夏春娜转身露出一张感激和内疚的尴尬笑容,“你不要这么说,都是因为我你才弄成这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的伤怎么样,走,我骑电动带你去门诊看看吧!”


“没事,还是我自己去吧!”东霸天欲擒故纵。


“哎呀,到这个份上你还客气啥,走吧!”夏春娜伸出手臂搀扶上了东霸天的胳膊,美女的温热香气传来,让东霸天一阵激动。


夏春娜载着东霸天向东风乡镇南街的门诊赶去。


一路上,夏春娜没有说话,并且开电动车的速度极快,打到最快速度。


东霸天倒会察颜悦色,在身后问道:“夏老师,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对对,也难怪,出现这种事情,心情不好我很理解!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对别人说的!”


“你误会了,刘文东,我是在生一个学生的气,今天从玉米地里蹿出来堵截我的那群混子中,竟然有我的学生,我真的很痛心!很生气!”


“你的学生?不可能吧?”东霸天暗中寻思,“你的学生中只有王小涛跟我混,而王小涛还在县医院养伤呢,说实话,老子根本不想让学生跟我混,年龄小,又不敢打,无奈王小涛舍得花钱上供,没办法,看在钱的面子上就收留他啦!”


“是小龙,我看见他了!”夏春娜无意中的说出,却让东霸天彻底醒悟了,“他姥姥的,原来是把王小涛打进医院的那个小龙,妈的,竟是他,这孩子我第次一看见他,就觉得不是省油的灯,果然没猜错!靠,原来假戏真唱的悲剧是他挑起的啊,妈的,他怎么混到我兄弟当中了?靠,等老子伤好后,一定废了他!”


小龙走在去篱笆村的路上猛打喷嚏,“


标签:

相关阅读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 这刺激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金宝啊,我们家的香火就靠你了,你也知道你哥天赐不能生育了,为了我们家的香火,天赐就想让你跟你嫂子生个孩子,你也不要有顾虑,你哥天赐是我捡来的,你们不是亲兄弟,这件事我也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你没事吧?”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而且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了,这样我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
  •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他脑子里一转,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说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帮帮你吧。以前小斌疼的时候,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 space:=""> 说完,他也不等何洁反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
不带污字的虎狼之词*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 这刺激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荡公乱妇小说*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你没事吧?”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金宝啊,我们家的香火就靠你了,你也知道你哥天赐不能生育了,为了我们家的香火,天赐就想让你跟你嫂子生个孩子,你也不要有顾虑,你哥天赐是我捡来的,你们不是亲兄弟,这件事我也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而且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了,这样我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

  • fanhua005女足资讯
  •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